深空彼岸小说

首页 书架
字:
关灯 护眼
深空彼岸小说 > 五年为妃,终身为后 > 第四十二章 再给一段时间
五年为妃,终身为后
第四十二章 再给一段时间
        帝都闫隆寸土寸金,地价房价贵的离谱就算了,就是有钱买下一些地段的房子,要是想把生意做起来,人脉也是顶重要的一样。

        在闫隆就是一家看着不起眼的坚果铺子,背后说不定都是某某大人家的女眷的嫁妆铺子。

        凉兹允家在凉兹的时候做木材,粮食生意,允也嫆大哥六七年前开始参与管家后,又开始接触皮货生意和煤矿生意,以旧养新的经营这么多年,允家的皮货生意和煤矿生意也才将将步入正轨。

        闫隆城及附近的城镇,这些生意都有人家做,要是贸然以允家的名号在闫隆开新店,不说会不会盈利,若是什么都不考虑,走到盈利那一步,也可能已经得罪人了。

        允也嫆垂眸想了会儿,一时也给不出好办法,只得说,“大哥,我回头也想想办法,你们现在住在何处?我回头再去找你们。”

        “嫆嫆,你如今的身份,出行方便么?”大嫂不安问。

        允也嫆看到大嫂眼眸里的担忧,对大嫂笑了笑,“大嫂,且放心。空王殿下他并不是一个睚眦必报的人,我在空王府过的不难,出行时只要带够人就可以出来,空王殿下不会以这些为难我的。”

        “嫆嫆,你说的可是真话?你当初将玉儿,瓷儿她们送回凉兹,她们都说这闫隆城谁都敢欺负你!那皇后娘娘面慈心黑,空王殿下也喜怒难测,说话阴阳怪气的。嫆嫆,你可不许为着让我们宽心,就对我们撒谎。”大嫂态度严肃,语气认真。

        当初允也嫆从凉兹来闫隆只带了四个与她一齐长大,很是衷心讲义气的侍女,凉兹允家本想着,四个侍女好歹能帮衬允也嫆一二,那知四人来闫隆不到一年,就先后被允也嫆送回凉兹。

        四个侍女里先回去的两个经历了允也嫆学规矩时三天两头被骂,瓷儿被罚,后回去的两个经历前者的同时,又在皇宫遭遇非人对待,好不容易要见到自家主子,又被那时对允也嫆还有成见的苻郴一顿吓唬,是以对闫隆都没有好印象,回去就是不添油加醋,也说不出什么能令凉兹允家人宽心的话。

        允也嫆恳切点头,举起三根手指,“嫆嫆发誓,嫆嫆说的都是真的。”

        好似是为了让允也嫆证明自己说的是真话,兄妹,姑嫂三人说话间,她们的大伯娘,允夫人敲门进入,“空王府递信来,说空王殿下一会儿过来。”

        苻郴自己没登过允府的门,但只要允也嫆回来,他都是陪着的,虽然还只来过两次,但第二次,他一点也没摆王爷架子。

        那次允大伯和自己的三哥嫡子向苻郴投诚,苻郴当时没说什么,过了一段时间就将允大哥哥和刚进士登科还没分派去处的庶子安排到自己掌管的地方去。

        “大哥,大嫂,你们……”

        “也嫆,在殿下面前,你该唤介谭和项颖大堂哥大堂嫂,介谭,项颖,你二人在殿下面前也不可唤也嫆闺名,要尊称一声王妃。”

        允也嫆亲大哥和大嫂叫允介谭和项颖。

        两人闻言,互看了一眼,然后齐齐看向允也嫆。

        允也嫆面色微沉,但最

        (本章未完,请翻页)

        后也没说什么。

        苻郴让人传信来允府的时候,自己已经在路上,没多久他就到了允府。

        又是允家一大家子出来迎接,苻郴道一声免礼后,在人群里牵上允也嫆的手。

        进到正厅坐下,按身份礼节,苻郴和允大伯坐到正中,允也嫆和允夫人坐在两人下手,其余人都站着。

        苻郴眼力劲一向好,一群人头里精准找到允介谭和项颖,“这二位瞧着眼生,便是远处来的亲戚了?”

        允也嫆如今想出空王府容易很多不假,但苻郴一向要问清楚她的去处,刚刚允也嫆接受到一个汤侧妃怀孕的爆炸消息,苻郴又突然问她来允府有何事,她忘记隐瞒,就干脆实话实说,自己来允府见亲戚。

        苻郴那时没说要来,允也嫆就一个人出门了,那知她准备再在允府用过饭再回空王府,他却来了。

        允介谭和项颖从人群中出来,冲苻郴行礼,“草民,民妇见过空王殿下。”

        “免礼。倒是不知该如何称呼二位。”

        看吧,就说苻郴很温文尔雅,就是他知道了,这是允也嫆的大哥大嫂,他因着身份也不用喊他们大哥大嫂。

        他是这天下人的君,唤他们字也是对他们的一份厚待,可他还是温和问了他们与允也嫆的关系。

        苻郴是看着允也嫆问的话,允也嫆温声答,“这是妾的大堂哥和大堂嫂。”

        “也嫆,你的大堂哥和大堂嫂可是凉兹允家人。”

        允也嫆一顿,苻郴怎么会知道凉兹允家?

        苻郴,查过她!

        那他是不是已经知道她出自商贾人家,不是官家千金!

        “是……是的。”允也嫆大脑飞速运转,“妾幼时在老家,和二叔一家的堂兄堂姐们感情甚笃,故而今日听说他们来了,急急出府来见一面。”

        苻郴点头,表示自己明白。

        之后苻郴没在和允介谭和项颖说话,他即知道凉兹允家的存在,就该知道凉兹允家从商,他只要略略思索,就会知道允介谭和项颖来闫隆的目的。

        苻郴很给面子的在允府用了饭才和允也嫆回王府。

        允也嫆原本开心的心情,自从苻郴出现又说了那句可是凉兹允家,变得惴惴不安。“”

        她看不透苻郴的心思,她早明白了,从前她也没想去看透苻郴的心思,今日她却急切的想弄明白苻郴来允府干什么?

        他又是何时知道凉兹允家的存在的。

        允氏家族有一条家规,即家族后辈要成年以后才会上族谱。

        闫隆允家摊上事的时候,允也嫆还没成年,允氏老家离凉兹不远,允老太爷在凉兹待了几个月,就提前将她挂到允大伯名下做嫡幼女。

        时下女儿家受礼教管制,出门机会不多,如果不留心,外人还真的很难搞清楚一户人家的子嗣后辈的人数,所以这事只要家族里的人不说,外人就不会知晓。

        允也嫆不知道苻郴是因为防备她,才去调查允氏家族,还是因为想了解她,才去调查允氏家族。

        她在这一刻感觉

        (本章未完,请翻页)

        ,苻郴在她面前展现的只是冰山一角。

        她一直都被苻郴看的明明白白。

        “我刚才知晓,你被刻剑伤了。刻剑他心智不全,做事没有章法,误伤了你,你别害怕。”

        允也嫆手里有一块娟帕,苻郴不说话,她也不敢轻易接话,就只卷着那块帕子,眼看帕子就要被她揉的皱巴巴的,苻郴淡声开口。

        允也嫆手上动作停顿,后知后觉看着苻郴。

        她想了苻郴会说的很多话,除了解释她被尔雅斋的护卫拔剑砍中的事。

        允也嫆心里萦起委屈和憋闷,“你明明说了会告诉下属,今后你在尔雅斋,我就可以过去的。当时外面那么吵,你也只顾着和汤侧妃在房间里你侬我侬!殿下,你要是不希望我去尔雅斋,尽可直说的。”

        “昨日你受委屈了。”苻郴拍了拍允也嫆的手。

        允也嫆抽回手,头有轻微晃动,“殿下,我并不觉得委屈,我只是得不到我想要的东西罢了。”

        允也嫆眼中有一分哀戚,苻郴看的心头一软,声音不自觉温和了几分,“你想要什么?”

        “殿下现在还给不了我,殿下心里装着太多事,先做其他事吧,妾不想做你的拖累。”

        允也嫆其实更想说的是这句话,‘殿下,你可以在尊重我之时,分一点喜欢给我么?’

        昨天,允也嫆思考了一夜,想明白一件事。

        苻郴不耽于情爱,心里全是家国大义,成婚生子与他来说,对象是谁无所谓,只要不让他厌恶。

        她因为当初正德殿前拦军棍一事,让他不再厌恶他,所以他转了观念,开始对她好,愿意和她圆房生子。

        可她和苻郴自小身处环境不一样,接受的教育也不一样,苻郴要成为天下之主囿于皇城,她则即可以做洒脱的女侠,也可以在遇到喜欢的人时,尽力一追。

        她期待自己心仪之人喜欢自己,但要是对方实在不能喜欢上她,她也不会勉强。

        她花了一夜,说服自己,再给苻郴和自己一段时间。

        “你先说说,万一我现在就可以给你,只你还没发现呢?”

        允也嫆表现得深明大义,不逼迫心爱之人一定要在如今这个时候给她什么诺言,苻郴却一再追问。

        允也嫆垂下眸子,浓密青黑的睫毛随着她眼珠转动有微微翕动,她笑着说,“殿下,妾的堂哥堂嫂想在闫隆做生意,还没门路,您可以帮帮他们么?若不行,也无妨,妾去问问毛侧妃。”

        毛氏是皇商,若是有他家看顾,允介谭和项颖的路也好走些,允也嫆自信自己能说服毛侧妃帮她牵线搭桥。

        “也嫆少和毛氏相处,她不够稳重,会连累你。”

        “殿下,妾也并不是要与毛侧妃深交,只是要问问她在闫隆做生意的门道。引大哥和毛家相识而已。”

        若是苻郴不管这事,允也嫆去请毛侧妃帮忙,和毛侧妃搭上关系是避免不了的,允也嫆只能控制自己和毛侧妃的交际的度,不让毛氏过渡攀借空王府势力,做出有损空王府名声的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