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5800

首页 五年为妃,终身为后
字:
关灯 护眼
小说5800 > 五年为妃,终身为后 > 第五章 咳疾

第五章 咳疾

        空王府的侍者们依旧有条不紊的忙着,允也嫆在苍明厅呆坐许久。

        天要黑尽时,允府小厮给允也嫆递了一封信来。

        允也嫆看完正要烧掉,空王就迈步进来,听到动静,允也嫆索性将纸撕掉,在扔进火堆。

        允也嫆慌乱整理好衣服,才行礼。

        “允氏,你见不得人的秘密倒是多。”

        “妾惶恐。”

        “你昨日说夫为妻纲,为何允府送信来为何不禀你的夫?”空王撩袍坐在阁窗榻上,目光直直打量着允也嫆。

        “回殿下的话,信乃家母所送,家母怕妾刚为人妇,打理不好王府内院庶务,伺候不好殿下,便送信来告诫妾。因皆是内院事务,妾便未禀殿下,若殿下想知道,那妾以后就都告知殿下,只是,殿下的己思园,殿下不愿妾去,还请殿下告知,妾该如何回禀殿下。”

        允也嫆很老实,这确实是信上的内容,只除了允府已将玉儿瓷儿两人送出闫隆没说,其余她都说了,且说完后她还特别真诚的询问她该如何进己思园。

        允也嫆去过两次己思园,第一次,她被打手心,第二次在廊下吹了半个时辰的风,要不是被灌了一碗姜汤,真说不得要发病,这在宫内已经传开了,再过几日说不定宫外也要有闲言碎语了。

        空王不贤是他的事,允也嫆管不了,但允也嫆是可以装可怜的,她越惨,日后发生一些她设想的事时,她的赢面也就越大。

        “哦,原是内务之事啊!赵宫令回皇后身边后,你身边得用之人是少了些,你那两个侍女呢?”

        “犯了些错,被妾罚出去了。”

        空王突然冷哼一声,“昨日不还主仆情深么?怎么今日却连点错都容不下?”

        允也嫆行礼告罪,“殿下,若妾还是允氏女,妾自是愿意容下的,可妾如今是皇家媳,出入都代表着皇家的脸面,身边的女侍自然要机敏些,总不好丢了皇家脸面。”

        “那……”

        允也嫆突然感觉头顶被挡住,由上而下的压迫感匆匆袭来,她下意识往后退,却突然被空王搂住腰挑起下巴。

        “殿下……”允也嫆总被说礼仪学的不好,此刻她却很是镇定,只一开始没反应过来,反应过来后,她面带笑容,温声说,“妾替殿下宽衣。”允也嫆边说边要解空王腰带。

        空王肉眼可见的瞳孔变大,他一把推开允也嫆。

        允也嫆身后是一把衣架,衣架上还挂着允也嫆的大氅,她被这蛮力推开,顺势就想拽住衣架让自己保持住平衡,须臾间平衡保持住了,大氅却倒在火炉上。

        上好的狐狸皮大氅穿在身上是保暖利器,扔进火炉就是走水利器。

        厚重的大氅覆盖住火炉,一开始只是起烟,大氅被烧出洞来后就出现明火,允也嫆见状立刻去拿茶水泼灭明火。

        苍明厅的侍女以及空王带来的内侍看到起烟后也各自忙着保护各自的主子以及灭火。“咳咳!咳咳!”

        作为空王府唯二的两位主子,允也嫆和空王先行离开苍明厅,但因为刚才两人在屋子里时,就因为火势起了浓烟,允也嫆拿茶水泼明火,又加剧浓烟产生,导致有旧疾的空王出来后,便一直咳嗽不停。

        空王的内侍梁义忙扶住自家主

        (本章未完,请翻页)

        子,在抬水灭火的人中随手拉住一人,命他即刻去请太医。

        “殿下,您快离烟雾远着,当心伤着身子,早年因着东宫走水落下的咳疾一直未好全呢。”

        火势被快速扑灭,但因屋中烟雾未散,允也嫆和空王两人便被引到苍明厅耳房。

        空王仍未止咳,瞧着脸色都变了,允也嫆叹口气,缓缓开口,“内官,中府穴,天突穴,厥阴俞穴可缓解咳疾。”

        梁义年纪瞧着比空王还大,他正着急自家小主子咳疾不见缓解,就听到一道轻轻揉揉的声音唤他,并言简意赅的告诉他解此时着急之法。

        只是……

        梁义冲允也嫆行礼,“王妃娘娘,这中府穴,天突穴,厥阴俞穴在何处?”

        允也嫆看了眼目光也望向她的空王,“分在胸·乳偏外两指又上三指,胸骨第二根肋骨及锁骨中部。”允也嫆边说边在自己身上比划。

        梁义一拍脑袋,“诶哟,奴这笨脑袋!往常李太医来时,也是以这三个部位行针灸之法啊!只是……”

        “妾告退。”行针灸或按摩之法,都是要脱衣的,可空王一副谁碰他他杀谁的态度,允也嫆很懂事的屈膝离开耳房。

        允也嫆出耳房也没处去,便在廊下等着苍明厅打扫干净,侍女给她拿来新大氅,大氅刚披在身上,还没感觉到暖意,梁义就打开耳房门,冲允也嫆行礼道,“王妃娘娘,奴是个蠢笨的,找不准那三个穴位,殿下请您进去看看。”

        “内官,御医还未到府上么?”允也嫆有些犹豫。

        “往常这时该到了,想来是天冷路滑,有耽搁,王妃娘娘,你快些随奴进去罢。”梁义很是着急,他最清楚,当年东宫走水,空王受了多重的伤,后来又花了多久才治成个好人模样。

        允也嫆硬着头皮进入耳房,空王如她所想解了衣带坐在美人榻上。

        古铜色的皮肤令他看起来很健康,从胸肌到腹肌也块块分明,锁骨喉结更是优越。

        允也嫆只一眼就垂下头,站定在空王面前两步,冲他行礼。

        空王咳的脸颊发红,允也嫆伸手的时候不小心触碰到他棱角分明的脸,然后发现空王的脸烫的也很厉害。

        允也嫆不在耽搁,看向梁义,“内官,此处为中府穴。”

        允也嫆手贴在空王锁骨下方的肌肤上,待梁义伸手按住穴位,她就松开手。

        “此处为厥阴俞穴。”手又来到空王锁骨间,喉结下方。

        梁义照允也嫆指引摁住厥阴俞穴。

        允也嫆撤回手时,空王喉结滚动,碰到允也嫆手背,允也嫆突觉手背发烫,猛的抬眼就对上空王的目光。

        允也嫆逃似的躲开空王那像审视般得目光,继续指引胸骨第二根肋骨处的天突穴。

        三个穴位来回按,不一会儿梁义脑袋上就出现汗意,空王三处穴位周围的皮肤也由古铜色变成红色,不过空王咳意没有了。

        空王淡声开口,“梁义,停下吧。”

        梁义气喘吁吁擦汗,允也嫆把身旁的绣凳搬给梁义。“内官,按摩穴位好费力气,你坐下休息会儿。”

        虽然梁义知道空王不喜欢空王妃,但屋里的两个人都是他的主子,没有两个主子站着

        (本章未完,请翻页)

        ,他一个内侍坐着的道理。

        是的,两个主子站着,允也嫆是因为递绣凳给梁义才站着,空王是咳疾缓和些后就站起来,不知要干什么。

        梁义推辞允也嫆递的绣凳,直到空王也命他坐,他才坐下。

        梁义刚坐稳,耳边就传来“整衣”二字。

        梁义以为自家小主子叫的是自己,抬眼却看到,空王面向允也嫆,允也嫆也很机灵的给空王整衣。

        空王身量高大,允也嫆才到他胸口,给他整理肩部时,要垫脚才够得着,好不容易整理好肩部的衣服,她也面露薄汗,脸色熨红,正欲给空王佩戴腰封,先前被派去请御医的小厮回来了。

        李御医也是个鹤发童颜的人,天冷路不好走,他进屋的时候喘着粗气,口中白雾明显。

        医者急时,礼不全,可恕。

        李御医自顾自行完礼,就要给空王治旧嫉,但一抬眼就看到一女子给空王整理衣服。

        一品王妃服饰,就算是常服也是与普通人家不一样的,李御医常年在宫中行走,自然能通过服饰认出允也嫆身份。

        李御医又赶紧给允也嫆补礼,然后看向空王。

        王府小厮找他时,说空王咳嗽不止,他一直是救治疗养空王咳疾的御医,便匆匆赶来,可他来了,空王却好好的,还让自己的王妃给自己整衣。

        皇室中,皇帝与后妃,皇子与妻妾行房时,有内侍在侧很正常。

        现在这个情况……

        李御医脸色立时像个调色盘,他这是撞破了什么了不得的秘事么?

        传闻,王妃很被空王厌恶,传闻……传闻,假者甚多啊!

        屋里的三人都没看破李御医的心思,梁义见李御医过来,就赶紧让他给空王号脉,并将刚才说的按摩穴位之事告知李御医。

        李御医又恍然大悟,不是行房啊,可空王将自己有咳疾之事告知王妃,也是很信任的表现啊,还是传闻假者甚多!

        号脉问诊,用时都很长,允也嫆不知何时离开耳房。

        现下已经很晚了,天空飘的雨也越来越大。

        允也嫆洗漱后就在床边侯着,等侍女告知她,空王已经问诊完,她便立刻让侍女熄灯睡觉。

        一夜无梦。

        今日不用进宫,也不用却别处,允也嫆正以为自己这一天会在她看好看的画本子度过时,王府管家拿了一堆鱼鳞册来,说是要她管内务。

        内务允也嫆是会管的,只是,空王府的内务,她直觉没这么好管。

        尤其是知道允她管理府中内务,是皇后懿旨传下来的后,她脑门更是突突跳。果然,没过几天宫内传旨让皇后给空王挑的两位侧妃择日进府。

        允也嫆刚听到这个消息时,是大大的松了口气,这下有侧妃,空王不会指着她一个人刁难,生孩子的事,便也不全是她的责任。

        可还没高兴过一炷香,她就面露苦涩。

        空王成亲没多久就纳侧妃入府,这在闫隆必然会成为不少人茶余饭后的讨论。

        她又成了舆论中心的人!

        这是她不想要的,只有成为小透明,才能行她的计划,才能离开闫隆城。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