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空彼岸小说

首页 书架
字:
关灯 护眼
深空彼岸小说 > 五年为妃,终身为后 > 第六章 丧事
五年为妃,终身为后
第六章 丧事
        两位侧妃入府后,不知怎的,渐渐传出,汤大人家的那位千金,如今的汤侧妃颇的空王殿下喜爱,于是皇帝以皇后的名义召空王与汤侧妃进宫。

        皇帝召空王与空王侧妃入宫目的和第一次留宿空王与允也嫆一样。

        留用一顿饭后,就将他二人留宿章承宫。

        宫中人因空王罚过自己的王妃,都在猜他会不会罚自己侧妃事,第二日,并没有传来什么空王殿下性情乖张,罚自己的妾妃跪侍一旁的消息来。

        因着这个契机,汤侧妃受宠这事就坐实了。

        允也嫆身边没有得用的人,听到这些消息,还是府上的小丫头碎碎念被她听了个墙角,她再结合她知道的事,拼凑出来的。

        两位侧妃入府以来,允也嫆其实还没见过,因为自从开始管理内务,她大多时候不在府里。

        空王殿下才不管天寒地冻否,直接将她拉到庄子上,美其名曰管理庶务。

        允也嫆未嫁是是家中嫡女,主母是她亲身母亲,肯定会好好教导她为人妻的事,空王看似给了她做王妃的权利,除非空王府就如面上一样干净,否则就是她实则什么都没碰到,苦确实实打实的吃了。

        直到入了腊月,她在不回去,山里就要封路之时,宫里专门派人让她回府。

        冬日山路不好走,明明有车有撵,允也嫆也在中途走了很长一段路。

        这段路,雪和泥,弄脏了她的衣裙,让她狼狈不已。

        刚进王府,她就看到空王和两个侧妃在正院,他们光鲜亮丽,她满身狼狈和疲惫,好似他们俩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似的。

        允也嫆刚要迈步进正院,空王就全然不顾的她的脸面,将水泼向她脚下。

        “一身脏污,从廊下绕。”

        允也嫆行礼,退出正厅,从廊下绕回苍明厅。

        身后跟着的侍女一路面面相觑好几次,但见顶头主子神色不变,她们也不敢再有其它动作。

        允也嫆回苍明厅换过衣服后,也没去正厅。

        次日一早,两位侧妃来给她晨昏定省,通过行礼时的称呼,分清楚了这两人。

        她冠冕堂皇的话说了一堆,提到开枝散叶四个字时,她多看了汤侧妃几眼,空王殿下既然喜欢她,那她就能满足皇室希望,多生几个孩子,说不定,最后皇室会把正妃之位给她,那她就不必再被这么多人当动物似的关注了!

        又聊了几句,允也嫆就让两人离开。

        这两人也进府没几日,平日话并不多,不过今日一同拜见正妃,她俩难得有一起的机会。

        侧妃中另一个姓毛。

        毛侧妃没什么心机,还快人快语,“汤姐姐,王妃不受宠是满城皆知的事,今日说到开枝散叶时,她还看了你好几眼呢,你可要小心些,毕竟身份上,她尊与你我二人。”

        汤侧妃淡淡睨了毛侧妃一眼,“住嘴,王妃尊贵,你又岂敢背后议论她!她便是没有王妃之位,身份也比你尊贵,你一个不知走了多少运气的商贾之女,也配议论士官家出来的姑娘!”

        毛侧妃被说的悻悻,“汤姐姐,商贾之女是不配议论,可我已然与你们一般,你怎么能如此说我!何况,何况,我家可是得了陛下夸奖的皇商。我表叔父也在朝为官呢!”

        毛侧妃十六岁,年纪也不大,看着娇气的很,现在陡然被说,她自然觉得面子上挂不住,看了周围的侍女好几眼,甩手离开。

        (本章未完,请翻页)

        毛侧妃走后,汤侧妃也转向另一边离开。

        待这两人都走了,允也嫆才出来,显然这两人说的话她已经全部听到。

        允也嫆呢喃了几句,才抬步走出苍明厅。

        仔细看她嘴唇的蠕动,大概能看到她再说:商贾之女不配皇室,若是当初……现如今也不会被困至此!何时才能……

        ……

        允也嫆从庄子上回来没几天,就开始过腊八。

        腊八本是一个喜庆的日子,便是冷清如空王府,也热热闹闹张罗起来,可采买下人才出门,就急急回来,脸上还一副悲戚状。

        原来是老顺王薨了!

        老顺王是先帝的亲弟弟,皇帝的亲叔叔,空王的亲堂爷爷,身份尊贵的皇室,一时间原本热闹的腊八节,再没人提起,家家户户都准备丧礼事宜。

        皇帝都亲自来顺王府吊唁,空王并他的家属也没有不去顺王府的理由。

        一身孝衣着身,和皇室女眷跪在一堆的允也嫆并不算出众,她其实就像块木头似的,别人让做什么就做什么。

        这让一些胆子大的,或是朝中有实权的官眷,想在人群里一眼发现空王妃,都想法落空。

        宾客祭拜过后,真正顺王府的主人还有别的事,允也嫆就被安排下去休息。

        进屋没多久就有侍女来奉茶,侍女下去,允也嫆刚端起茶杯,门又被再次推开。

        刚刚侍女奉茶时都是恭敬敲门行礼后才进来的,现在不敲门就进来的人,必然身份不凡。

        允也嫆怕惹麻烦,提起裙摆往里间走。

        外间好像是那个公爷家的女眷,她的侍女一口一个少夫人的叫着。

        允也嫆屏息,只管等外面的人整理好衣物离开后再出去,那知她听到脚步声离自己这边越来越近。

        “嫆嫆!”

        多久没听到这样的称呼了!

        允也嫆只有在凉兹时,才有人这么叫她。

        来闫隆后,家里人喊她也嫆,侍女喊她姑娘,嫆嫆这个很是亲昵的称呼猛然听着,她竟觉得有些陌生。

        允也嫆猛的抬头,入目的脸,让她吃惊。

        “甘棠!”“适才你与顺王府女眷跪在一处,我就见着你了!原还以为看错了,后又看了许久才确定是你。”甘棠语速很快,语气也竟是惊讶。

        甘棠明显有很多疑问,不换气的接些说,“嫆嫆,你怎么会这身打扮跪在顺王府女眷队里!你说亲来顺王府了?叔父叔母舍得你来如此远么?你……你……你怎么甘愿为妾!

        “甘棠,我不是顺王府家的妾,我是空王妃。”

        “王妃!空王的正妻!”甘棠满脸正妻,不敢相信似的重复问。

        “你……嫆嫆,你是说京中那个被人议论纷纷的允氏女是你!你……你……怎么……做空王妃还不如来顺王府当妾呢!”甘棠面上露出心疼。

        “嫆嫆,这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几年不见,你成了空王妃!”甘棠是个妙人,她心中明明已经惊涛骇浪,可说话声音越来越小,后来连只有一扇窗廊相隔的她的贴身侍女都听不见她的问话。

        允也嫆兀的红了眼睛,她从未想过在京中能遇到愿意关心她的故人!

        甘棠瞪大眼睛,仿佛见到什么不得了的事似的,忙拿娟帕给允也嫆擦眼泪。

        (本章未完,请翻页)

        “你以前可是宁愿打破牙齿活血吞的人,如今怎么爱哭了,你到底发生……”

        “少夫人,夫人遣人来寻了。”

        甘棠想立刻知道答案,却因外间丫头的话,不得不打断话题,她烦躁的揉娟帕,忙说,“嫆嫆,婆母来寻,我先去应付她,过会儿在来找你。”

        允也嫆点头,甘棠匆匆离开。

        允也嫆仿佛找到一个发泄口,等甘棠走后,她拿着娟帕捂着口鼻,无声落泪。

        祭拜时,一堆人的打量,她是感觉到的,并因此觉得厌恶,可突然让她发现那是有一道目光是自己好友递来的,她又突然觉得她好幸运。

        兴许她的好日子还是有的,在异地遇到自己的朋友,就是老天爷给她的提示。

        甘棠迫切想知道自己的好友遇到什么事,难得在自己婆母训自己时,认真听着,可是她婆母是越说越来劲儿,等到人前,又留着她,不许她走。

        趁她婆母和贵妇人说话的空隙,甘棠给自己的侍女耳语几句。

        大约一盏茶时间,甘棠丈夫身边的小厮过来行礼,以他家爷找少夫人寻样东西为由,把甘棠叫走。

        甘棠身边都是她的心腹,她做事并不避讳她们,所以到岔路口,她冲她丈夫的小厮说一句,“替我多谢你们爷。”

        甘棠边说就要往允也嫆的房间走,还没走几步,就被人喊住,一回头就是她的丈夫。

        甘棠有些恼恨自己听到这人喊她,她就会停下的习惯。

        那人问她,怎么不当面谢。

        甘棠想着还要他帮忙,她冲他讨好的笑着,“爷,妾可否回头再向您详说,再珍重谢您。”

        对方点头。

        甘棠得到回应,提起裙角就要跑,跑了几步她又停下看跟着她的人,“爷,前面是顺王府给女眷准备的休息之地,您过去不妥。”

        “卿卿,不是要帮我找东西?”

        甘棠要炸了,她看向自己身边的侍女,“醉儿,你陪爷去找东西。”

        甘棠这次决定打死都不在停下脚步,幸好身后也没有人再跟上来。

        甘棠也顾不得仪态,一路小跑着向允也嫆在的房间去。

        甘棠这边虽然发生了不少事,但她来去的时间并没有多久,允也嫆就没被人叫走,她一开门便看到允也嫆满脸期待的眼神。

        甘棠莫名有些心痛,几年前的允也嫆那会露出这种小可怜的表情!

        凉兹虽是边境,但允也嫆家境富庶,允家又和当地官员关系不错,说句,允也嫆能在凉兹横着走都不为过。

        那时候骄傲明艳似小太阳似的允也嫆想要什么不能立时得不到,那会露出焦急期待的眼神来。

        甘棠虽心痛,但也知道允也嫆身上必然是背负着太多苦难委屈,才会来到闫隆,“嫆嫆,时间可能不多,咱们长话短说。”

        “你怎么来闫隆了?怎么成空王妃了?叔父叔母怎么会同意?”

        “甘棠,这些事没法长话短说,你让我抱着你哭一场好不好,我觉得我快疯了。”允也嫆话上询问着可不可以,可话音还没落,就抱着甘棠大哭,什么规矩体统都被抛到天边。

        “嫆嫆,叔父叔母可安好?也嫦姐姐可安好?也嫦姐姐家的小孩可安好?”允也嫆哭的实在太惨,甘棠也不由一起落泪,好半天后,才哽咽着从她觉得对于允也嫆来说会比较轻松一些的话题着手询问。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