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空彼岸小说

首页 书架
字:
关灯 护眼
深空彼岸小说 > 五年为妃,终身为后 > 第七章 军棍
五年为妃,终身为后
第七章 军棍
        提到家人,允也嫆哭音渐小,她泪眼婆娑的望着甘棠,目光不由放空,“我期望他们好!”

        甘棠下意识捂嘴,以前在凉兹时,她很是羡慕允也嫆一家子的相处方式,便以为现在提她的家人,会让她开心放松,可允也嫆心情更沉重了,她忙肯定说,“嫆嫆,他们必然很好,你在闫隆也要好好的。”

        “太难了!甘棠,太难了!自从去年被皇后关禁闭,我就惶恐不安,只怕那日醒来,就被那皇权压迫致死,流言嘲讽致死。空王他冷漠无情,全然不顾无辜弱小之辈,我真的要坚持不住了!”允也嫆哭了很久,哭到妆容变花,哭到两人外罩的裘衣都有大面积润湿,哭到允也嫆声音沙哑。

        “好了,我不能再哭了,一会儿还要见人,解释不清楚。”允也嫆哭的太伤心,惹得甘棠也泪眼汪汪的跟着她哭。

        好半天后,反而是絮絮叨叨的又说了些这段时间自己发生的事的允也嫆劝甘棠不哭。

        “嫆嫆,都怪我这一年闭门不出,不知外边发生的事,否则不会这么久才知道嫁给空王的允氏女是你。嫆嫆,你不愿来闫隆的对么?你会来闫隆是受空王由太子被贬后,引出的那些事的牵连对么?”

        本朝皇帝子嗣不丰,只两个儿子,按理说,只要没有天灾也没有人想造反,这两个皇子都该是整个苻氏王朝的金疙瘩。

        且两个皇子年岁相差还大,所以其中又以皇后嫡子,前太子现空王为尊。

        偏太子被贬,被贬缘由不为外人所知,底下的人就只知道,太子被贬后,两年内,接连有一批官员被以各种罪判抄家,流放,斩首。

        如此重的罪恶,几乎是牵动了皇帝的雷霆之怒。以至于空王被贬后好多年都没个封号,皇帝似乎是想冷着他,直到年前定下婚事,皇帝才封他做空王。

        “不公平,不公平,为什么你也被卷进来,你伯父虽官至四品,却是皇后的那头的,空王怎会待你好!嫆嫆,我该怎么办,该怎么办才能帮到你!”

        允也嫆不哭了,甘棠却止不住眼泪,过往她俩能天天见面时,就是如此相处模式,今日允也嫆一来就大哭一场,着实吓坏了甘棠。

        甘棠还在哭,允也嫆看向她身边的侍女,“熏儿,你去帮你们家姑娘拿备用衣服来。”

        熏儿自自家主子和她从前认识的允四姑娘现在的空王妃哭作一团,且嘴里还谈论着皇室人,就去到外间,并将门敞开,立于门口把手,现在被允四姑娘吩咐,她行礼就退出房间。

        但不一会儿,熏儿就回来了,手里还拿着一套衣服。

        甘棠直觉不对,“熏儿,这是我的衣物?”

        熏儿点头,“少夫人,奴刚走到垂花门,就看到大爷在门下。奴刚过去,大爷便把您的衣服给了我。”

        甘棠瞪大眼睛,顿时也不哭了,推开窗缝往外看,屋外只一片白雪皑皑。

        “嫆嫆,我改日在寻你。”甘棠神色微敛。

        甘棠很明白自己刚刚和允也嫆在干什么,肆意讨论皇室中人,若是被有心人宣扬出去,她俩都要受责罚!

        “甘棠,你身边若有可用之人,你只排人探听我的消息就好,空王会让我去庄子上。”

        (本章未完,请翻页)

        甘棠点头,“好,我们改日再叙话。”

        甘棠走后,允也嫆抚摸自己的心脏,心脏的跳动扑通扑通的快速,她已经许久没有如此鲜活的状态。

        须臾,允也嫆捏紧帕子,不行,她怎么被在他乡遇故知的喜悦冲昏了头脑!

        如今,她最好一点都不要和甘棠联系。

        今日,就当她放肆一次,她长到如今还没如此哭过,原来压抑至极的释放,如此爽快!

        允也嫆又独自在屋子呆了半个时辰,直到侍女来喊她去前厅吃饭,她才离开。

        顺王的丧仪开的是流水席。

        贵族男女分席而食。

        允也嫆是一品空王妃,地位和顺老王妃及顺王妃相当,所以席上的座位在很前边。

        琏晴在中上位。

        旁边坐着的是她的婆母。

        琏晴只拿眼镜看允也嫆,有一次动作明显到她婆母都出声训斥她了。

        琏晴嘴上听训,过一会儿又去看允也嫆。

        其实落在允也嫆身上的目光不少,先头一众皇室女眷跪在一起,对允也嫆好奇的人根本找不出她来,现在她就坐在顺王妃及顺王世子妃旁边,想不认识都难。

        允也嫆默默接受女眷们对她的打量用完一餐饭。

        贵族女眷就是丧仪,用餐后的整仪过程也很繁琐,漱口,與手,饮茶汤,一番整仪结束,已是两刻钟之后的事。

        今日是丧仪的最后一日,众人整仪后,便要同顺王家的女眷告辞离开。

        一时间人头攒动,厅内显得有些乱。

        允也嫆作为皇家女眷,是不走的,她找了个角落做木头人,突然衣摆传来拉拽感,她偏头,看到甘棠在拉她。

        甘棠是堰国公府的世子夫人,她婆家地位颇高,论资排辈的给顺王一家告辞离开,她家也是排在前排的,不过还没轮到。

        也是靠这时混乱,甘棠才能拉拉她,给她一个心疼的眼神。

        甘棠和允也嫆分开后,就去找她的夫君,堰国公府的世子,但当时她夫君给她的一句话很让她火大。

        她的夫君的原话:卿卿,离空王妃远些,她活不长的!

        甘棠听到这话立时火冒三丈。

        虽然她以前也暗自揣度过,空王妃的命运,可自从知道空王妃就是允也嫆后,她就听不得一句对允也嫆不好的话。

        比如刚才她在婆母身边,听到自家小姑子和她的手帕交说:“我瞧见空王妃了,好歹是个王妃,去屋里休息的时候,身边连个侍女都没有。”

        手帕交有些不敢相信,甘棠小姑子就加重语气,信誓旦旦的说,“我确信,她真惨,入了皇室又如何,我瞧着她以后的下场不会比金家大姑娘好。”

        这句话瞬间惹毛甘棠,她立刻回怼过去,“二妹妹胡说什么!皇家之事也是你议论得的!”

        甘棠小姑子从没被自己嫂子说过重话,突然被怼,她脸色涨得通红。

        甘棠忧心忡忡却不敢表现的太过明显,等她回神时,允也已经嫆目不斜视,并悄悄抽回衣衫,像顺王妃告礼后离开大厅。

        甘棠在随婆母回堰国公府前,都没在见到允也嫆。

        允也嫆则随着老顺王丧仪

        (本章未完,请翻页)

        结束,窝在空王府不出。

        冬季因天冷,世家大族本就极少出门,允也嫆如此也不算奇怪。

        甚至,允也嫆还没出息的想,在她离开闫隆之前,就让她这样默默无闻吧。

        允也嫆虽在空王府没太多自由,但空王不召她,身边的侍女也不在像之前皇后派来那几人似的时刻看管准备教育她,对她毕恭毕敬,两位侧妃因天冷,她又免了她们的晨昏定省,苍明厅,几乎要成了她的安乐窝。

        但,也只是几乎。

        腊月过完,就是正月,除夕那日,宫里有宫宴,允也嫆和空王都进宫参加宫宴。

        本一切都好好的,但在宫宴开始前,传来,空王被陛下斥责,并准令领侍卫内大臣樊简打其五十军棍的惩罚来。

        允也嫆云里雾里,就先被皇后剜了一眼,等她和皇后两人匆匆赶到正德殿时,樊简将军已经开始动军棍。

        军棍虽然是作为军队里的惩戒手段所产生的器具,但其实真正在军队里,只有犯了几乎要砍头的大错才会被处以受军棍的刑法。

        今朝皇帝并不是个重酷吏的人,允也嫆实在想不到,空王能干出什么事来,至他自己的亲爹要用军棍罚他。

        军棍之长之粗之重,允也嫆以前亲自触摸过,她其实很明白,五十棍下去,受刑之人会如何。

        最好的情况,卧床半年,好生休养,才有那么一点点不落残疾的可能,最差的情况,当场殒命。

        允也嫆见到皇上,立刻跪下求情,“父皇,五十军棍会让空王殿下没命的,求您收回成命吧。”

        允也嫆很想替空王说点好话,奈何她对空王实在不了解,甚至还有点讨厌。以至于,她只能求皇上宽恕。

        皇后是空王殿下的养母,虽然自从允也嫆认识她和空王,这两人就一直在别矛头,但皇后场面功夫一直都做的很好。

        被允也嫆抢了先说话的机会,她也顺势跪下,哭求道,“皇上,温恕他自小都是按照您所期望的方向长的,太傅们对他从来都是夸赞多过训斥,他也就是这两年乖张了些,您多记记他的好,忘了他的坏吧,他是您的儿子啊!”

        允也嫆和皇后来正德殿前,皇后故意甩下允也嫆过。

        允也嫆后知后觉的有个念头在脑海里形成:皇后已经知道空王因什么事惹皇上生气了。

        允也嫆大胆的去扯皇帝陛下的龙袍,“父皇,您若还很气空王殿下,儿媳愿与他一起受罚,儿媳抄多多的祈福书,为苻朝祈福……”

        “陛下,空王殿下吐血了。”邢至十五棍时,樊简排一小内侍来报空王现状。

        樊简也知道,那是皇帝的儿子,当今唯二的皇子,日后说不定要继承大统,被他打死了,他不会好过到哪里去。

        现在他还十分羡慕那些领兵在外的将军,若是他也领兵在外,就不必趟这趟浑水。

        “皇上,不能再打了,再打温恕就废了!他是您唯一的儿子!”皇后哭的渐渐没了仪态,妆容也乱成一团。

        “陛下,刑至二十军棍,空王殿下晕过去了。”樊简已经不敢再下手,从十五军棍到二十军棍之间,就磨蹭了快一炷香,他只盼皇上收回惩罚,不然空王就算不死也必然会落下残疾。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