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空彼岸小说

首页 书架
字:
关灯 护眼
深空彼岸小说 > 五年为妃,终身为后 > 第七十八章 驱逐毛侧妃
五年为妃,终身为后
第七十八章 驱逐毛侧妃
        允也嫆一头的汗,不是不擦,而是擦不净。

        被暂时特赦来照顾允也嫆的吴嬷嬷跪在一旁,战战兢兢的说,“太子爷,咱们娘娘是被人害的呀!”

        “你知道什么,详细说来。”苻郴眼尾发红,是为着遇险的允也嫆,气势冷冽,是要吴嬷嬷怕他,接下来所说之事,一个字都不许有假。

        “奴听到外头有动静,跑出来时,看见了一个黑影。那黑影是用脚走路的,奴断定她不是汤侧妃娘娘的鬼魂,而是有人装神弄鬼。奴要追上去时,就被皇后娘娘带来的人提去院子里跪地待罪,没能在继续追下去,皇后娘娘听了奴的话后,去追也没追到人。奴确信,只要抓到那人,就能报娘娘流产之仇。”

        吴嬷嬷是允府给允也嫆的陪嫁嬷嬷,在别的事上她可能有私心,但在对衷心允府一事上,她绝对是公正无私,一心为主的。

        自家府上出了一位皇妃,如今还被封了太子妃,妾身怀太子嫡子,若这胎是个男胎,那就是未来的皇太子,吴嬷嬷的本家允家就会成为国丈,国舅,她那跟在允府郎主郎君身边做小吏的丈夫儿子,也会就此平步青云。

        皇后守了允也嫆一夜,是天快亮了,六宫要开宫门行事,需她操持,她才离去,几乎和苻郴是前后脚。

        “还有地上的血,太子爷,您来瞧,这血不是太子妃娘娘的,而是猪血,娘娘先前穿的衣衫上也有。”

        苻郴顺着吴嬷嬷所说,看到褐色地面上已经被踩得模糊的血迹,“袁辉,立刻去查。”

        袁辉是苻郴的侍卫,但他不是白身,他出自赣州袁氏,当年苻郴为太子时,他就已经是东宫的六品武官,如今苻郴重主东宫。他不仅官复原职,还连升了两级。

        虽平日袁辉贴身保护苻郴,但他也有护卫东宫之责。

        平日里,袁辉是不能来东宫后院的,但今日情急,他随苻郴从城外来,一路上都无人阻拦,是以苻郴下命令时,他就在冬苍阁正屋外。

        在苻郴去看允也嫆时,袁辉就神色黑沉的打量跪地待罪的一众冬苍阁仆从,但因冻了一夜,这一群人个个都脸色苍白,他没看出什么来。

        袁辉站在正屋门口,抱拳领命后,就飞速往外院去组织人手查那吴嬷嬷所说的猪血事件。

        袁辉这一去,就是两个时辰,期间允也嫆醒了。

        允也嫆虽醒了,但意识还很模糊,苻郴喊她她多时是没有回应的。

        苻郴心急,忙让御医来看查允也嫆的情况。

        御医查验过后,回禀道,“太子爷,太子妃娘娘刚小产,精神力还很差,没力气说话是正常现象,再过几个时辰,给娘娘喂了药,娘娘得以补充,就好了。”

        允也嫆的身子骨属于极好的那一类了,当初跳水在湍急的水里飘那么久,孩子都还能保住,如今小产,也没有大出血,御医及时救治后,她就被救活了,什么意外情况都没发生。

        “孤只有一个要求,必须保全太子妃,半点病根都不许让太

        (本章未完,请翻页)

        子妃落下。”

        这话,苻郴已经不止说过一次,御医们本也不敢怠慢得宠的太子妃,但苻郴一再强调,总让他们感觉自己要是让太子妃有半点不舒服,太子爷就会砍了他们似的。

        御医们齐齐答是。

        允也嫆喝了药后,精力是补充了,但她都拿去睡觉了,苻郴就趁着此时,去换了常服,并听袁辉的调查结果。

        袁辉进屋时,脸色不大好,眉头紧锁。

        “殿下,属下带人在冬苍阁四处搜查,在太子妃屋子的四周,都有未及时清理的猪血痕迹,属下还发现了半枚血脚印,刚找人拓印下来,正准备让冬苍阁的仆从一一对比。”

        “殿下,此次事情,看着像是用了大量新鲜猪血,应该是有储存之地,但冬苍阁伺候的仆从屋子里并未搜出储存猪血的东西来。”

        “厨房呢?”苻郴也锁着眉头问。

        猪血可烹饪成一道菜,若说储存,厨房是最适合的藏匿地点。

        “太子妃自怀孕后,就闻不得血味,您下令之后,东宫内就没再进过任何血制菜肴。”

        苻郴想起自己下的命令,允也嫆在十月中旬的时候看桌上有一道鸭血粉丝汤,竟吐的两顿饭没用,苻郴知道后,就命东宫厨房不准再进任何血制菜肴。

        “加大搜索范围,整个东宫都要查。”

        袁辉抱拳称是,离开苻郴所居之处。

        袁辉离开后,苻郴手握成拳,往檀木桌上狠狠砸去,“来人,将我的衣物收拾好送到冬苍阁去。”

        苻郴现在很后悔自己没有住到冬苍阁去,他该时时陪着允也嫆,在他出城时,他更应该让人加强东宫守卫。

        ……

        允也嫆傍晚些就恢复了意识,还在苻郴的协助下喝了半碗粥。

        喝了半碗粥,就又要喝药了。

        允也嫆虚弱的说,“殿下,让绛珠她们来伺候就好。”

        苻郴不说话,只摇头。

        允也嫆实在没力气,就随苻郴去。

        第二日,她又恢复了更多力气,但小腹的坠痛感也更加明显,她不住按压小腹,缓解疼痛。

        “绛珠……绿珠……蓝珠……月珠……吴嬷嬷……梁内官……”允也嫆挨着唤自己平日里最常用的几人的名字,甚至连梁义她也喊了,但无一人应她。

        前面五人是作为嫌犯和冬苍阁的其他仆从被拉去审问了,梁义则是劝慰苻郴去了。

        临近天明,袁辉那头传来一个消息——东宫内的毛侧妃处有一碗猪血,且入冬以来,毛侧妃每隔两日就要人送猪血来,苻郴下禁令后,她就让人悄悄送。

        苻郴亲自去审问时,毛侧妃已经知道这事,哭的梨花带雨,一个劲儿说自己不知情,她要猪血,只是为着吃暖锅时用。

        毛侧妃自嫁人后,就从没得到过苻郴垂爱,她甚至还怕苻郴,久而久之,她就转了心思,成日里只想吃喝玩乐。

        暖锅是她近日爱吃的,每隔两日她就要将心腹侍

        (本章未完,请翻页)

        女喊来一起备食材,煮暖锅吃。

        当初苻郴下令不许东宫出现任何血制菜肴,毛侧妃敢怒不敢言,原也想遵守禁令,但没过几日,她就受不了馋,让人悄悄送来。

        当初举家搬迁入东宫时,苻郴没想带毛侧妃,甚至都已经准备好丰厚财帛,准备一同送毛侧妃回其母家,但不知为何,他下朝时,被皇帝陛下叫住,聊了两句,回来后就将毛侧妃带入东宫,但毛侧妃在东宫的住处离允也嫆的住处和苻郴的住处都很远。

        也因此,毛侧妃三五不时让人送猪血来,都没人发现过。

        “孤可说过东宫内不许出现任何带血之物,若是受伤了,就远远避着太子妃。”苻郴怒声问。

        毛侧妃抖成筛糠,她真的很害怕苻郴,对苻郴一个劲儿磕头,“殿下,妾不敢害太子妃与皇孙的,妾每次要猪血,也只敢要一小碗。每次得了猪血也是来做菜肴,并非用来装神弄鬼吓唬太子妃。”

        有人在汤侧妃死后,还在东宫见到汤侧妃的传闻,毛侧妃也害怕,深夜连门都不出,甚至还要心腹侍女陪着她睡。

        “东宫上下,只有你这里有猪血,毛氏,你说你无辜,谁信!”苻郴厉声问。

        毛侧妃哭的哽咽,是了,整个东宫上下只有她这里有猪血,偏偏太子妃哪里也有猪血,她和太子妃又同时太子殿下的妻妾,她若没有强力证据,外头只会说她嫉妒太子妃受宠,所以生了害人之心。

        毛侧妃思绪快速转换,可这一刻,她完全想不到解救自己之法,她开始后悔,自己当初为何要贪嘴,禁令都下了,为何还要去找人悄悄准备猪血。

        “殿下,妾一直不得您喜爱,若妾害太子妃,必然是抄家灭族之祸,妾绝对不敢以此为代价去害太子妃的。”

        若毛侧妃是太子宠妃,她犯下些错,必不会受到天大惩罚,除非杀人害命,但即便如此,也不会祸及家族。

        可她不是,是以平日里她谦卑恭敬,全然不复在家中之态。

        毛侧妃娇憨不假,可她不蠢,做侧妃的日子并不算难熬,甚至可以说她一直都是衣食无忧的,所以就算真听过几句挑拨之言,她也没有真出过手。

        除了那次答应替毛府大人损毁甘棠送来的允也嫆要找的那个青衣侍从的画像。

        “你即可收拾东西,回你母家去,今后你要再嫁还是其它,都与孤无关,改日文书自会送到你府上。”

        苻郴进了毛侧妃的屋子,但他没坐,只束手立在毛侧妃半步之远处。

        身高威压,让毛侧妃一颗心乱如麻,听到苻郴开口,她就求饶命,苻郴话毕后,她愣住。

        “殿下,您……您不要妾了?殿下……妾……妾不能走,殿下,求您留下妾吧。”

        “毛氏,你如今死罪难逃,我让你归家已经是对你网开一面,你若是在纠缠,我必要你及你身后的毛氏灰飞烟灭。”

        身处上位者的苻郴,这话可以是威胁,也可以是实操,全看毛侧妃如何选。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