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空彼岸小说

首页 书架
字:
关灯 护眼
深空彼岸小说 > 高岭之花的人设崩了 > 第223章 咎由自取
高岭之花的人设崩了
第223章 咎由自取
        他的语调骤然间变得很是低沉:“简士哲的家人,也是你们杀的?”

        听见这话,其实假简士哲还是有些愧疚的,毕竟,简士哲的家人都是些无辜之人,却因为他们的利欲熏心,而惨遭毒手,此事就连他自己都无法说出口,因为那根本不是人能干出来的是事!

        可是良久,他还是点了点头,低声道:“是的,他家人的死,也是我一手设计的,连同那些水匪,不过是些替死鬼而已。”

        这话一出,裴恂还没说什么,赵将军倒是十分恼怒的一把扯住他的衣襟,直直的把他提溜了起来。

        只见他青筋暴起:“你简直就是个人渣,不对,你是猪狗不如,那些枉死的人,明明和你们无冤无仇,你却要惨下毒手,就连人家的家人都不放过!我现在就要杀了你!”

        可是就在赵将军扬手的一瞬间,裴恂却出声制止了他:“放手,先听他讲完!”

        赵将军只能悻悻的将人放下,接着便恶狠狠着道:“先姑且留你一条贱命!”

        简士哲责被吓得浑身发抖,一句话都不敢反驳。

        裴恂这边又开了口:“你继续说。”

        简士哲立刻转向他,唯唯诺诺的点了点头,这才接着开始道:“后来,我就成了简士哲,上任江州刺史后,我表面上严查官吏,其实是为了给组织秘密敛收钱财,我根据组织的命令私自在刺史府里建造地道,那密道一方面和府库链接,是为了方便将府库里的官银全部运送给组织,另一方面,那密道是和晋昌银号相连接的。”

        终于说到了,晋昌银号这一重点,裴恂此时此刻还留着简士哲这条命,就是为了从他嘴里,撬出晋昌银号的事,关于这个神秘的晋昌银号,它一直贯穿了整个案件的始末,从一开始的庄映红,到后面杂七杂八的人,都和这个晋昌银号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可是所有人都在要说出晋昌银号的秘密前丧命,这足以证明,晋昌银号对于敌人来说,有多重要。

        虽然此次出发前来赫连山之前,就已经未雨绸缪派人将晋昌银号暗中包围,可是他还是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依着现在的情况来看,他必须知道关于晋昌银号里,被敌人一直掩盖深埋,冒着暴露的危险也要守护的秘密,到底是什么?

        这边,简士哲的声音还在继续:“裴大人你想必对晋昌银号,有着诸多好奇吧?也的确,晋昌银号一直都是孤狼内部,最大的机密,知道的人,除了几位长老,还有我,几乎是无人知晓他真正的面目的。”

        “晋昌银号表面上,是一间江州最平凡不过的钱庄,但是他的实际控制人,就是孤狼的最高领导毒狼长老。晋昌银号不仅仅藏着孤狼这几十年以来,积累的巨额财富,更是重要的是,他是孤狼的兵部枢纽,在孤狼里,所有的用兵计划,全部都是通过晋昌银号发出的,所以孤狼的人,就算是冒着暴露,被你发现的风险,也要屡次三番铤而走险,阻止你知道这个秘密。”

        “而我,其实也在孤狼其实也没有多大的权力,因为毒狼这个人不仅阴险狡诈,心狠手辣,他还不信任任何人,所以,他不会给孤狼里任何一个人很大的权力,除了他自己,他是一个喜欢将所有的东西,都掌握在自己手里的人。”

        一旁的赵将军听了这话,便忍不住道:“可是,既然你都知道,这毒狼到底是怎么样一个人,那你为何还要心甘情愿的为他卖命?”

        简士哲听到后,随即便嘲讽一笑,顿了顿他才开口道:“心甘情愿?……在孤狼里,哪里会有心甘情愿的人,根本就没有……”

        他这一次又顿了很久,仿佛思绪飘的很远,不过表情上却是满满的忧伤:“我本就是亡命之徒,不加入孤狼,恐怕早就不在这世上了,更何况,我的妻儿家人都在他们手里,为了家人的命,我不得不昧着良心,替他们当牛做马,干这些缺德的事!”

        这话一出,倒是裴恂笑了,他厉声质问道:“原来你也是有妻儿的人,你为了他们能活命,不得已替那些恶贼卖命,说得倒是轻巧,把自己的利欲熏心撇的一干二净,可是你有没有想过,简士哲的妻儿呢?他们凭什么要被你杀害!你有没有想过,这些年以来,那些被你残忍杀害的无辜之人,他们也有父母妻儿,我试问你,他们凭什么因为你,遭受骨肉分离之苦!”

        这一番话说的是掷地有声,质问的简士哲哑口无言,他猛的一下捂住自己的脸,竟然哭出了声:“我……我……”

        赵将军也无奈的摇了摇头,可是像简士哲这样的人,他却觉得,一点也不值得同情,即使他也是被逼的,可是他在这浮浮沉沉中,早就丢失了人自己良心,他死有余辜,不管结局如何的惨,不过只会是咎由自取罢了!

        就如同刚刚裴大人的质问一般,它的那双手,到底沾了多少无辜人得血,更本就不能数的清楚,所以就算他现在死了,也无法还清那些罪孽。

        罪孽深重,他唯有死后去阴曹地府还了。

        赵将军,看着跪地痛哭的简士哲,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大人,现在该怎么办?”

        裴恂似乎是思索了一阵,这才厉声道:“把他带下去,听后发落!”

        等简士哲被官兵带了下去,赵将军这才道:“裴大人,您这招真是妙,立刻就叫简士哲那狗贼原形毕露,此人祸害社稷,作恶多端,真是可恶至极!”

        裴恂便道:“此事还是多亏了赵将军你,才能顺利将那贼人拿下。”

        赵将军听到这话,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这才回答道:“就我那点,哪值得大人您的夸赞,不过大人智勇无双,我赵某人是打心底里敬佩您,您放心,只要是您的命令,我赵某人以后必定在所不辞!”

        裴恂笑着点了点头:“赵将军客气,此次的事,还是多亏将军你仗义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