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空彼岸小说

首页 书架
字:
关灯 护眼
深空彼岸小说 > 农门空间:我娇养了首辅大反派 > 第1章 穿越
农门空间:我娇养了首辅大反派
第1章 穿越
        “大哥,怎么办?她会不会死啊?要不去请个大夫?”

        “不用,咳咳,死了最好。”

        夏小乔迷糊中就听到身边传来个小男孩的提问声,随即便是个咬牙切齿的重病男低音,那股子滔天的恨意,听得人毛骨悚然。

        她徒的睁开了眼,入目则是破败的茅草棚,斑驳的泥墙还破了一个洞,一阵阵风吹来,颇有一种不真实感。

        “姐,咱真不给她请大夫吗?可她万一死了咱们那两个小侄子岂不是没了娘...”,那小男孩又看向另外一个长面疮的女孩,眼中满是忐忑和不安。

        “就你嘴欠,治什么治?大哥伤了腿都没银钱医治,哪有银钱给她---啊!诈尸啦---”

        小姑娘还没等说完就被吓的一蹦,惊得抓起小男孩转身就跑,独留那年轻男子躺在床榻上,她一边跑一边尖叫,那声音差点把房顶掀了。

        夏小乔:“......?!”

        她有些懵。

        她不是死了吗?

        作为21世纪女军医,执行任务时遭遇意外,死的不能再死了。

        可现在?

        就在这时,脑子忽然传来了一阵刺痛,紧跟着一帧帧画面跌撞而来。

        看完后,她终于意识到,自己这是穿书了。

        穿成了未来权倾朝野的首辅大反派鹿景渊的原配发妻夏小桥身上。原主是被赶鸭子上架替嫁过来的,大婚后不足月余就被查出了身孕,隔年就生了一对双胞胎儿子。

        喜提一对双胞胎的夏小乔一脸懵逼。

        “......?!”

        她还是一个黄花大闺女呢,连个正经恋爱都还没谈过,上哪儿说理去?

        以前总是被催婚,这下倒好,连男人带孩子,老天爷都给她安排上了。

        可问题是——

        不论是眼前的男人还是那两个孩子,那都是她的催命符好吗?

        夏小乔:“......!!!”

        就在她一脸生无可恋之际,忽然感到一股冰冷的视线。

        她猛的坐起身,迅速后退并防备的抬眼看了过去,随后整个人就愣住了。

        破败的木床上,男子乌黑如墨的长发散落在肩前,瓷白如玉的脸上五官精致又立体,尤其是那一双漆黑的眸子,犹如幽深的寒潭,叫人一眼望不到底。

        初看之下,竟有一抹惊艳。

        明明身受重伤,可不见丝毫狼狈,反而还有一种龙章凤姿的清贵俊朗之美。

        当然--

        如果能忽略掉他眼中那股深恶痛绝的恨意的话---

        “看够了没有?”

        鹿景渊狭长的眸子半阖,鸦羽般的睫毛微颤,眼尾处那颗朱砂痣在阳光的照射下越发的耀眼,显得他阴鸷又潋滟。

        “醒了就赶紧给我滚。”

        夏小乔:?

        她有些愣神。

        果然是大反派,连说话都这么欠揍。

        不过-

        倒是很久没碰到这么嚣张的病人了!!!

        有点手痒-

        她习惯性的眯了眯眸子,眼波流转,一本正经的道:

        “咳,其实,我失忆了---”

        那声调,那神情,哪里像个失忆之人?

        鹿景渊瞬间沉了脸,斜睨着她,眼神宛若淬了冰。

        “别以为装失忆,就可以把做过的事一笔勾销--”

        这话说的咬牙切齿,边说边攥紧拳头,用力的砸了一下床,薄唇轻抿,眼神如刀的看着她。

        夏小乔赶忙抬起手道,“诶,你别激动啊,这事儿吧,你也怨不着我啊,替嫁也不是我能决定的,虽然这俩孩子不是你的,但是媳妇儿是你的啊---”

        “是你的啊-”

        “你的啊-”

        这最后一句话,仿佛自带回音一般,悬梁绕耳。

        “你,你给我,噗---”

        鹿景渊一激动哇的喷出了一口鲜血。

        夏小乔赶忙往后躲了躲,见没吐到自己身上,倒是松了一口气。

        “哼,敬酒不吃吃罚酒,活该受罪---”

        这人淤血在胸,好在是吐了出来一些,最起码命应该能保住了。

        见此她悠悠的起身,刚要过去给他探脉。

        “你别过来---”

        鹿景渊一边拼命喘息一边死死的盯着她,眼中的厌恶和恨让人心惊。

        夏小乔无奈,顿时有些后悔救人了,这不是给自己没事儿找事儿吗?

        这人要是死了,到时候她带着俩孩子,不正好可以名正言顺的生活?

        不过也就是想想罢了。

        医者仁心,做不来见死不救。

        因此无奈的道,“我知道你讨厌我,我也知道这事儿夏家做的不地道,可事情已经发生了,伤害也已经铸成,要不,你给我一纸和离书?我带两个孩子走总可以了吧?!或者,你想要什么补偿?我都可以尽量满足你---”

        夏小乔说的一脸真诚,原主这烂摊子,哪怕她十分不情愿,可也不得不接管不是?

        结果没想到,对方听完却捂着胸口冷笑。

        “补偿?呵,夏氏,你听好了,我鹿景渊只有丧偶,没有——和离。”

        夏小乔瞪大了眼睛:“......?”

        哈?

        这是要不死不休?要不要这么狠?

        “你这有点不讲道理啊---”

        “道理?”

        鹿景渊冷冷的看着她,“你婚前失贞,进门就生下一对孽种,要不是诊脉的大夫跟我爹交情莫逆,现在我鹿景渊早已成为世人的笑柄,你,你——现——在——跟——我——讲——道——理?”

        他实在太激动,一口气没上来,直接晕了过去。

        “喂---”

        夏小乔顿时一惊,也顾不得其他,赶忙帮他把脉。

        她是想救人的,可没想真把他气死。

        “这伤还挺重的?”

        把完脉后,夏小乔脸色有些微沉。

        头部有伤到也不致命,只是有些轻微脑震荡,但是胸部却遭受了重创,肋骨断了两根不说,很有可能肺叶出血,如今已经开始发烧,很能伤口已感染---

        倘若不及时救治,这人怕难活。

        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诶,我的医药箱要是在就好了---”

        结果话音一落,手上就是一沉。

        这一看,不是她的医药箱又是什么?

        夏小乔直接愣住了,

        随后就是狂喜。

        莫不是自己的空间也跟来了?

        “听诊器---”

        鹿景渊这种情况,还是要听一下肺音更能准确判断病情。

        结果--

        滋滋滋---

        【检测到宿主已激活本「位面交易平台」,正在接收...】

        【检测到宿主来源,已接收完毕,并赠予空间使用权限。】

        【对不起,宿主积分不足,无法提供「听诊器」...】

        ...

        这一串串信息直接把夏小乔砸晕了。

        “「位面交易平台」什么鬼?”

        她上辈子没见过啊?

        不过,她现在也来不及研究这个。

        意念一动,转眼就进了空间。

        这是一个不大的院子,有一口灵泉。

        泉水清洌,入口回甘。

        夏小乔喝了一小口,顿时觉得精神多了,手也不抖了,身体也有了点力气。

        只是抬头一看。

        噗---

        “我空间里的东西呢?咋都不见了?”

        找遍了里里外外,除了灵泉喝方田还在,三间木屋那是干干净净。

        夏小乔傻眼了。

        结果就在这时,看到门前立着一个大大的木牌,上面写着几个赤红大字。

        【积分:0】

        【使用说明:原始积分已用完,三天内,积分不足100,则收回所有权限。】

        【注:因空间重组,宿主原有物品清零(宿主只能选择提取生前的一件物品权,已使用),现位面交易凭积分可选所需所有物品,不限品类。】

        ...

        “也就是说,只要有积分,想换什么换什么了?”

        这下夏小乔松了一口气。

        如此就好。

        出了空间后,夏小乔赶忙打开了医药箱。

        这里装的都是一些应急药物和工具,大多是处理外伤的。

        “算你运气不错,这里竟还有一瓶酚磺乙胺?可惜这消炎药只能够吃一顿的了。”夏小乔对着晕过去的男人嘀咕了一句,又就着灵泉水,将止血敏和消炎药都给他灌了下去,随后拿出了药箱里的那套跟着了她多年的银针。

        吃了药,又施了针,做了胸带固定,忙活一通,只要对方不作死的做剧烈运动,想来小命算是暂时无忧了。

        可即便如此,也只能先暂时稳住他的病情,接下来她得赶紧想法子赚积分换药才行,不然造成大范围感染,也是个麻烦。

        而消炎药间隔是6-8个小时,她的时间有点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