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空彼岸小说

首页 书架
字:
关灯 护眼
深空彼岸小说 > 农门空间:我娇养了首辅大反派 > 第61章 有这么坑师父的吗?
农门空间:我娇养了首辅大反派
第61章 有这么坑师父的吗?
        回去的路上,长柏一脸的不爽。

        “师兄,你干嘛那么怕她?我又没说错——”

        他话刚落,长岐就严肃的训斥道:“越来越没规矩了,忘记师父是怎么教导我们了?医者德为先,技为本,魂为镜。”

        “我,我自然记得。”

        长岐见他不服,又道:“那我且问你,夏娘子与我等本无瓜葛,却愿将医术倾囊相授,可谓大德呼?”

        长柏听完咬紧了下唇不说话了,而长岐又道:“你既学了人家的医术,却无半分敬意,如此行事,岂不让人寒心?”

        “师兄——”

        “你不必如此,医者知止,德之所在,而你如此品性,将来如何行医?我会将今天之事如实禀明师父的。”

        这话可就极重了,长柏吓的脸都白了。

        “师兄,我不过是实话实说,绝对没有咒那鹿四郎的意思啊!”

        “他伤成那样,却宁折不弯,我敬他是条汉子还来不及,怎么可能咒他?”

        “师兄,你信我啊!”

        “而且,我,我也没有要对那个夏娘子不敬,我,我就是一时,诶呀,师兄,我错了,我知错了——”

        长柏眼泪噼里啪啦的掉,这次是真的怕了。

        倘若师父真将他定了性,万一将他逐出师门,这辈子可就在也不能行医了。

        他苦苦哀求,可长岐却硬是不理。

        做人当有感恩之心。

        在当下想学艺有多难?

        看看鹿四郎的下场就知道了。

        为了学门手艺得受多少苦痛,甚至都有可能把性命搭进去。

        都说教会了徒弟饿死了师父。

        所以,古代的手艺都非常藏私的,甚至对于一脉传承这种事非常执着。

        而像夏小乔这样公然的毫无避讳的手把手教人医术的,简直开天辟地头一遭。

        也正因为如此,就更得长岐敬重。

        回去便一五一十的将发生的所有事都告诉了郑老头。

        并郑重其事的表达了想拜在夏小乔门下的想法。

        “你说什么?”

        郑老头一听惊的直跳脚,“你要我拜那丫头为师?”

        他听完整个人都不好了,“好家伙,你学了人家的医术,自己拜师就好了,干嘛拉着老夫?”

        “有你这么坑师父的吗?”

        而长岐却一脸严肃,根本不是在开玩笑。

        原因也很简单,当初拜师时候发过誓,一生只拜郑老头一人,且会为他养老送终,自然不能在投他人名下,这等欺师灭祖,忘恩负义的事儿他不能干。

        “所以,你就让老夫干?”

        郑老头被气的胡子都要吹飞了。

        而长柏更是,整个人都傻了,这要是真成了,那个女人岂不就是他的师祖了?

        天那!

        一道神雷劈死他吧!

        ......

        而夏小乔并不知道那边的官司,将人送走后刚进门,就见鹿景渊漫不经心的开了口。

        “走了?他们是谁?”

        夏小乔正聚精会神的看着手中的信件,闻言楞了一下。

        “哦,你说长岐他们吗?他们是医馆的学徒。”

        “长岐???”

        鹿景渊的眸子微闪,小抿了一口茶水道:“很熟吗?叫的到挺顺口?”

        “啊?”

        夏小乔一脸诧异之色。

        “咳,没什么?”

        鹿景渊有些不自在的轻咳了一声。

        “哦!”

        夏小乔不明所以的看了看他后,又继续看手里的信。

        鹿景渊见此抓着茶碗的手又紧了紧,瞄了一眼她手中的信。

        “这是——”

        可还没等说完,就传来了鹿春花的大嗓门。

        “快,快点,就是这儿——”

        “大夫,你快看看我四哥咋样了,求你一定要救救他,求你——”

        鹿春花边抹眼泪边拽着大夫的衣袖,而那个大夫则一脸不情愿道:“诶,你这小娘子,让老夫看病,你也得先松开老夫的袖子啊!”

        昨夜下了一宿的雨,路上湿滑难行。

        他本就不愿意出诊,如今又看到这家里如此破败心情就更不好了,偏鹿春花一点眼力见都没有,哭哭啼啼的拽着人家。

        “你们干什么?”

        夏小乔突然冷着脸挡住了他们的去路,而鹿春花却直接仰起了下巴道:“干什么?当然是给我四哥治病了,难道信了你那三脚猫的医术吗?”

        “躲开,别耽误我给四哥治病——”

        这鹿春花也是个狠角色,不等说话直接上手,夏小乔连做两场手术,此刻身体正有些发虚,没想到竟招了道,要不是阿梨手快接住了她,怕是要摔倒。

        夏小乔顿时冷了脸,可也就是这会儿的功夫,那大夫已经进了病房。

        “天那,四哥?我四哥的头发呢?”

        “夏氏,你,你——”

        可还没等她说完,夏小乔已经一把将人拽了出来,“给我滚出来,让你进了吗?”

        “你——”

        “你什么你?”

        夏小乔冷着脸,“你当我真不敢把你怎么着是咋?”

        而就在这时东屋传来一阵咳嗽声,紧跟着就是鹿景渊冰冷的声音,“鹿春花,给我滚进来!”

        鹿春花被吓的狠狠打了个寒战。

        而夏小乔才懒得搭理她,就在要去屋子将大夫请出来的时候,就见那大夫气势汹汹的自己走出来了。

        “你这位小娘子,实在可恶,这伤明明都已经处理得当,既请了高人,还拉老夫来作甚?逗老夫玩儿吗?简直不可理喻——”

        那大夫气的大袖子一挥,转身就走。

        镇上最近新开了一家医馆,都说同行是冤家,既然请了别人,还拽他来是几个意思?

        鹿春花见此傻眼了,“大夫,不是大夫你听我说啊!!!”

        可惜人家头都没有回。

        她这才意识的事情不妙起来。

        “怎么会这样?”

        果然——

        鹿春花又一次被罚了。

        不仅罚跪,晚上的饭也没有她的份。

        她气的直哭,不明白自家大哥为啥胳膊肘往外拐?

        她这明明是为了救四哥,累死累活跑到镇上请了大夫回来,半分表扬没有还被罚,大哥就是偏心,偏心,偏心——

        同时也把夏小乔给恨上了。

        可惜,根本没人搭理她,不仅如此,夏小乔晚上还刻意熬了鲫鱼豆腐汤,那汤熬的奶白奶白的,闻着都香,那要是喝到嘴里肯定也特别好喝。

        这下鹿春花受不了了,直接被馋哭了。

        “夏氏,你故意的,你一定是故意的——”

        “呜——,我一定让我大哥休了你,休了你——”

        “凭什么这哑巴都能喝,我不能喝?”

        “凭什么那个要死不活的女人,那个瞎子都能喝我不能喝,呜——,夏氏,你针对我!你欺负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