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空彼岸小说

首页 书架
字:
关灯 护眼
深空彼岸小说 > 蓝幽湖 > 第二章相同的心跳
蓝幽湖
第二章相同的心跳
        林梓跟着张浩走出食堂,突然不知道该说些啥。

        只是感觉这样默默的走路,她感到很安静和踏实。

        “去教室,我给你讲英语题?”林梓试探性的问张浩。

        “嗯,好,好的。”张浩用食指推了推眼镜,目光飘忽不定,耳根子红了。

        这些小细节,被细心的林梓尽收眼底。她突然觉得这个男生很可爱,不知道为啥,跟张浩说话,林梓就没有那种别扭和头大的感觉。

        一切都那么自然,林梓感觉自己仿佛在和一个认识多年的朋友度过平静如水的时间。

        他们也不说话,默契的一同走向教室。

        “ignorant,意思是无知的,无礼的,但是根据文中的情境,应该翻译为懵懂,因为前文不是说了嘛,男主和女主都是第一次触碰到感情这块,所以翻译成懵懂。我说清楚了嘛”林梓很认真的给张浩讲着。

        “很清楚”林梓嘴角扬起的弧度,像一条漂亮的透明丝带,轻柔的飘过来狠狠扎住了他的心。

        “谢谢你”张浩匆忙抽出英语课本,转过身去。

        心脏有力的跳动,让张浩暂时不知道如何面对林梓。

        他深吸一口气,用力眨了眨眼睛,投入到学习中去了。

        完了完了,林梓第一次觉得一个男孩子那么可爱,就像,就像邻家大哥哥。

        张浩的害羞,似乎治好了林梓的社交恐惧症。

        林梓每当看到张浩的害羞小动作时,会莫名感到开心。

        可是为什么呢?林梓自己也不知道。

        但总而言之,入学的第一天,并不算太糟糕。

        下午几节课,各科任老师各自上台自我介绍,林梓感觉有些无聊,靠叠千纸鹤度过了一个枯燥乏味的下午。

        “你要千纸鹤吗?”林梓轻轻拍了拍张浩肩膀,示意他拿走自己桌上堆着的十几只五颜六色的千纸鹤。

        张浩点点头,表示同意。

        “等等,这个样子给你你也不知道咋放,我弄弄”林梓拿起完全舒展开的千纸鹤,折起它们的两只翅膀,又一只只摞好,用黑色小皮筋扎好,递给了张浩。

        张浩面上没啥太大表情,心里却有一丝丝的……开心。

        “你拿回去展开他们的翅膀,就可以挂起来了,挂起来好看的”林梓说话吹起的风,搞得他脖子怪痒的。

        “捱过晚自习,终于可以走了”林梓嘴里略带不满的嘀咕。

        21.30一到,林梓拎起书包,快速冲出教室。

        这个点,不知道鱼啵啵该饿成啥样了。

        “林梓,我有东西要给你”刚走到楼梯间的林梓被张浩叫住,张浩递给她一包辣条。

        她草草接过,啥也没说跑走了。

        “诶……”张浩似有话说,但林梓跑的也不慢。

        此刻林梓心里满是鱼啵啵饿了的样子,她得赶快回去,不然回家开门鱼啵啵绝对要蹦哒到她身上咬她。

        “呼,呼,呼”刚到家门口喘着粗气的林梓,一开门就感受到了自家猫的热情。

        鱼啵啵扑上林梓的手,咬了一口,似乎在责怪林梓一天不喂她的失职。

        林梓关上房门,打开灯,从柜子里翻出猫粮和鱼罐头,倒在盆子里。

        鱼啵啵立马跑过来,狼吞虎咽的吃起来。

        林梓贼喜欢在鱼啵啵吃饭的时候薅它的猫毛。

        鱼啵啵是一只黑白英短,自从跟了林梓,体形逐渐圆润。

        林梓爸妈本是很讨厌林梓养猫的,但自从林梓初一得抑郁症后,父母听说养猫养狗有治愈人的作用,便在她生日的时候买了只猫送给她养,陪伴她,避免她抑郁症复发。

        的确,养猫有治愈人的功效。依靠药物治疗的林梓在养了鱼啵啵后,已经一年左右没有产生复发的迹象了。

        林梓摸着摸着,突然开始大滴大滴的掉眼泪。

        啪,啪,掉下的泪珠与小猫的猫粮相互碰撞,声音清脆却不悦耳。

        鱼啵啵察觉到林梓情绪的不对,停止了吃猫粮,自己跑到沙发角落去躲着了。

        阴沉的气息围绕着林梓转,鱼啵啵每到这个时候就会很识趣的躲开。

        林梓拉起房间窗帘,洗也不行洗直接躺在床上睡了。

        这种悲伤情绪的莫名袭来,直接一把将林梓拉进深不见底的黑洞。

        林梓脑海里开始回放从前一桩桩一件件往事,头部左边开始一阵阵跃动般的疼。她躺在床上难以入眠。

        窗外,熙熙攘攘的人群,川流不息的车辆,睡不着的林梓从床上爬起来给自己热了一杯牛奶。

        她就这么呆呆的坐在阳台上,看着繁华热闹的街道,突然就想这么纵身一跃,离开这个世界就不会难受了。

        心像是被什么东西压着,闷的很,林梓强迫自己深呼吸,来缓解那种压抑的感觉。

        可是无论怎么深呼吸,心里那块大石头还是不肯放过她。

        “同学们这么造谣,你就跟他们说清楚呀”妈妈那天对她说的话,此刻又盘旋在她耳边。

        “我说了,他们不听”林梓小声缓慢又艰难的吐出这一句。旋即眼泪止不住似的啪嗒啪嗒打湿她的睡衣。

        凌晨4点,街道上冷冷清清,林梓感觉自己有点难以起身。

        她太明白这种感觉了,于是任由自己在阳台椅子上浅睡了一觉。

        “我说了,他们不听,他们不听”林梓在梦里撰紧了拳头,一拳又一拳有力挥向那些肮脏下流的诋毁与侮辱。

        夜色很深,风轻轻吹进林梓的梦里,试图吹散她的梦魇。

        先报名,休息两天再去上课。林梓决定第二天去看看心理医生。

        昨晚没睡好导致她黑眼圈,眼袋全出来了。

        进诊室的时候,医生看了看她,便大概知道了她啥情况。

        “你是有抑郁症史是吧,我看看”一个年轻男医生拿起她过往病历认真看起来。

        林梓乖巧坐在医生对面,静默不语。

        “你最近是又出现了抑郁症状对吗”

        “对的”

        “最近一次是在什么时间地点复发的呢?”

        “昨天晚上八点左右”

        “那你当天是不是看了什么东西,或者你朋友亲人之类的人给你发了信息?”

        “看,看了我妈给我发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