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空彼岸小说

首页 书架
字:
关灯 护眼
深空彼岸小说 > 大小姐她不想死了 > 第 一章 作戏
大小姐她不想死了
第 一章 作戏
        “小姐,打活结还是死结?”

        “蠢货,你见过上吊的人用活结的?”

        咝,有人要上吊?

        林诗纤无意中飘进了一个古色古香的卧室,听到了这么震惊的一幕。

        仔细看时见一个丫头拿着一根白绫在打结,小姐在催促。

        这是玩哪样?

        “小姐,这样不好吧?”

        “别废话,快点,要趁着他们回府的时候你去报信。”

        “可是,小姐,万一这要真……”

        “没有万一,我都算计好的了你跑出去喊人我才吊上去,死不了的。”

        自己才是相府的嫡出大小姐,她最喜欢的太子哥哥居然娶了妹妹林婉月。

        那是她从六岁就看中的人,就凭着自己的父亲是相爷,姑祖母是太后,太子妃非她莫属。

        怎么也没想到,一次赏花会后林诗月成了太子妃,而她却被太子嫌弃成狗。

        从小到大,她想得到的不管是父亲还是哥哥,甚至是夫人何氏都会依着她的。

        这次,哪怕是做妾呢,她也乐意。

        反正,她生是太子的人死是太子的鬼!

        主仆二人费九牛二虎之力将白绫挂在了房梁上,大小姐还踩在凳子上钻进圈套里试了试,高度挺适合的。

        “小姐……”

        看着高凳上的人将头再次钻了进去,珠儿突然心慌起来。

        “没事儿,去喊人吧,我听你喊了再钻进去。”

        “嗯,好。”

        珠儿慌乱的突然将她脚下的凳子踢翻,然后冲出了房间。

        “啊……”

        吊在房梁上的人瞬间就急了,脚可劲儿的乱蹬,当然是什么都蹬不着了。

        啧啧,作死啊!

        身为阿飘的林诗纤一直看着这主仆二人在干什么,原来是做戏。

        不过,眼下已经成功作死了。

        她飘啊飘,跟着丫头飘出了院门。

        那丫头被一个婆子抓住。

        “苏妈,苏妈,大小姐她上吊了。”

        “死丫头,这次有没有问题?”

        “……”

        珠儿一脸的煞白,只顾着摇头。

        “很好,丫头,这是你的那一份,等大小姐上山之后,就让你爹娘老子替你赎身,你再风风光光的嫁给阿川即可。”

        “苏妈,大小姐她?”

        “去吧,太子疼爱咱家二小姐,刚和二小姐回门呢,现在去报信正合适!”

        “嗯。”

        小丫头一路往前院冲。

        苏妈看着她的背影阴冷一笑转身朝听澜院走。

        林诗纤是第一次看这种古代深宅大院的好戏,自然就想跟着去看看这是谁的主意。

        “夫人,事情已经办妥了。”

        “很好,你说,这大小姐对太子情深意重的不惜舍身,太子就算是看在相爷的份上怎么着也给她一个侧妃的名份安葬吧?”

        何氏漫不经心的拔弄着自己的护甲一边问。

        “夫人英明,这活生生的一个人立在太子身边和一个牌位立在那里是两回事儿。”

        “是啊,我月儿已经坐上了太子妃的位置,世家高门大户谁想送人进去也不行,哪怕是这个没脑子的也不行。”

        何氏一脸的冷意:“那死丫头一哭二闹三上吊,天天都寻死觅活逼着相爷要太子,甚至为侧妃为妾室都心甘情愿的,相爷的丢都被她丢尽了。你说我这个贤内助多好,成功的替相爷保留了一个脸面。”

        “是,夫人。”

        “走吧,我月儿回府了吧,太子亲自陪同的?”

        “是的,夫人,太子很疼爱我们小姐。”

        “这就对了!”

        何氏款款起身,面带胜利者的微笑,一步步的往前院走去。

        啧啧啧,高门内院故事多,那位蠢货该是死翘翘了吧?

        身为阿飘就这点好,别人看不见她,她可以畅通无阻的又去了前院看戏。

        “不好了不好了,相爷,公子,夫人,不好了,大小姐又上吊了!”

        珠儿跌跌撞撞的伏倒在地高声哭喊。

        “纤儿……”

        一听大小姐又上吊了,相爷丢下刚进门的太子就往后院跑,身后是他的儿子林诗君。

        “母亲,姐姐怎么了?”

        林诗月一听眼泪就流了出来:“母亲,姐姐还执迷不悟吗?”

        转头看向太子:“太子哥哥,要不,您就同意她入东宫吧,月儿愿意效仿娥皇女英……”

        “月儿,本宫不会让你受一分委屈。”

        太子皱眉道:“随便她怎么作死,与你无关,本宫也绝不妥协。”

        看着这一幕,又听到那丫头的话,阿飘都忍不住摇头叹息。

        一个又字,可见她有多作死。

        估计着,至死都想不到,其实早就有人想要她的命!

        那位夫人和这位太子妃,那是能拿奥斯卡金奖的主!

        一届人生万届难,想她林诗纤,上辈子的中医大学院博士生,就因为去郊游采一株罕见的草药失足摔下山崖成了阿飘,她多不甘心啊。

        这位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千金大小姐却为了一个渣男寻死觅活的,真是无脑!

        她决定去看看大小姐,甚至想要是知道如果没死成这对母女又会是什么表情。

        “纤儿纤儿,你怎么能这么傻呢?”

        林诗君将人抱住,早有下人要割断绳子。

        “不能割,割了就断了纤儿的生路了,解开疙瘩,快解疙瘩。”

        难为这位相爷了,急中生智之下还注意这些细节。

        不过,等他们将人放下来后,林诗君伸手往妹妹鼻前一探,整个人往后倒退。

        “不,不会的,不会的……”

        “纤儿?”

        林相爷看儿子这样,自己也去探息息,突然抱着她放声大哭起来。

        “纤儿呀,你这个傻丫头,你怎么能这么傻啊,为父不是已经答应你了吗,今日趁太子陪月儿回门,为父就是拼了这把老脸不要也让太子同意你进东宫的门,就等着为父去求皇上的一道圣旨就能办成的事儿,你怎么就不等等呢……”

        啧啧啧……真是三观碎地啊。

        看这样子还是真心疼他闺女的,问题是,这个女人到底长什么样子,有多蠢,怎么就巴巴的上赶着去做妾去送死?

        阿飘轻轻的飘到他们面前,就好奇,真的,纯属好奇要看看这个女人长什么样子?

        以致于有这么怕自己嫁不出去?

        身子往前一靠,结果就感觉自己被什么力道推了一把,整个人就附在了那大小姐身上。

        “谁她娘的暗算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