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空彼岸小说

首页 书架
字:
关灯 护眼
深空彼岸小说 > 大小姐她不想死了 > 第四章跳水
大小姐她不想死了
第四章跳水
        见传话的铃儿跑了,苏妈苏妈瞪着珠儿。

        药一定是没给她喝下去。

        “苏妈,真的,千真万确的,奴婢亲自将那包东西放进去看着小姐喝下去的,苏妈,您说,小姐现在什么情况?”

        “能有什么情况,没情况,那只是让小姐安睡的药而已,不许向别人提起。”

        “是,奴婢知道。”

        敢随意给主子下药,除非不想活了。

        珠儿虽然有点傻,但也清楚的知道苏妈给的药不可能是安睡的。

        那就是慢性的。

        一想到这种可能,整个人又不好了。

        小姐还点名要自己伺候,这是成心的要折磨自己啊。

        “去吧,好好伺候大小姐,伺候好了没准儿你向她求求情,她就将你许给阿川了。”

        苏妈是在提醒着珠儿,只有帮忙办事儿,才能娶她当儿媳妇。

        珠儿心发慌,又不得不去伺候大小姐。

        清雅院,上辈子学医的林诗纤给自己悄悄的把了脉,最后得出一个结论:昨晚珠儿下的药对自己无碍。

        那啥感觉:毒药穿肠过,阎王不收我!

        林诗纤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有了千金不坏之躯?

        “你这个小蹄子,昨晚值守就偷懒,赶紧的进去伺候小姐。”

        珠儿进来,就见小姐看着她,那眼神……生生的打了一个冷颤。

        “小姐……”

        “来啦。”林诗纤淡淡的说道:“伺候吧。”

        更衣梳洗,林诗纤看着铜镜里那张脸摇头心里叹息。

        长得这么美,又是官家女,你上赶着去当人家的妾室,有意思?

        真搞不懂这个蠢货是怎么想的。

        来了相府,参观一二先。

        刚走到荷塘边,她突然想起了昨天某帅哥哥说进宫求旨的事儿,心里一惊。

        “珠儿”

        “奴婢在。”

        “昨天哥哥怎么说来着?什么圣旨什么的?”

        “大小姐,大小爷去请了圣旨,圣上说择吉日传旨赐婚,大小姐,奴隶恭喜您就要入愿入东宫了。”

        “谁稀罕谁去。”

        林诗纤一个纵身跳进了荷塘里。

        这样死倒也干净,说不定拥有像莲花一样出淤泥而不染的高贵品质。

        珠儿震惊了!

        好半晌才想起呼救。

        “小姐,啊,来人啊,快来人啊,大小姐跳荷塘啦。”

        珠儿坐在荷塘边哭喊:“大小姐,你怎么就这么想不开呢……”

        大小姐跳荷塘了!

        老爷和大少爷上朝了,相府一阵鸡飞狗跳。

        听澜院,何氏听到消息一喜。

        “真的,她自己跳的?”

        还是有点担心是珠儿那个笨丫头下的手,万一被卖了怎么办?

        确定好再想下策。

        “是的,夫人,千真万确,她自己跳下去的。”

        苏妈也很高兴,荷塘那么深,这个碍眼的跳下去还能有好的。

        更何况,府中的护卫都是在外院的,荷塘在后院呢,丫头们不会水,有几个小厮年纪也小,拉她起来怕是要费些功夫。

        “看着点,随时来禀报。”

        “是,夫人。”

        苏妈笑着退下。

        夫人要的禀报无非就是死了!

        作死的蠢货,这一次看你怎么活?

        “蠢货,快下去救大小姐呀!”周嬷嬷边跑边哭:“小姐啊,不是说了已经能进东宫了吗,你怎么还要寻死啊。”

        跑到荷塘边一看,站着的丫头小厮多,但是一个也没下水。

        “你们还矗着干什么,快去救大小姐啊。”

        周嬷嬷哭喊。

        “嬷嬷,我们都不会水。”

        该死的!

        周嬷嬷直接跳了下去,扑腾几下就往下沉了。

        “嬷嬷,你这是何必呢?”

        林诗纤真是要哭死了。

        她原本是不会水的人啊,跳下荷塘后整个人就是沉不下去。

        相反还朝着荷塘中间飘,她就想会不会来一个宛在水中央。

        结果听到身后有人跳下来了,一看不得了,是周嬷嬷。

        自己不去救她,铁定没了。

        好歹是原主的奶娘,又是一个忠仆,不该死得这么惨。

        林诗纤只好转身,去将周嬷嬷从水里拽出了水面。

        “快快快,将周嬷嬷救起来。”

        然后,有人看到了大小姐,一并拉了起来。

        “大小姐跳荷塘不仅没死,还顺便救了周嬷嬷一命!”

        听澜院,何氏气得又摔了一个茶盅。

        她怎么就死不了呢?

        清雅院,林诗纤换洗出来看到的是府医肖大夫。

        “肖大夫,我无妨,你赶紧去看看周嬷嬷吧。”

        一大把年纪了,可别被自己连累了。

        林诗纤这会儿很内疚。

        心想下次死也别拖累她。

        听说周嬷嬷是老蚌怀珠,三十六岁了才生下一个儿子,她还在坐月子,相府肖夫人生下大小姐难产而死,周嬷嬷就当了她的奶娘,几乎是将所的的心思都放在她身上了。

        “可是……”

        “说了没事就没事,玲儿,赶紧的带肖大夫去看周嬷嬷。”

        “是,小姐。”

        玲儿带着肖大夫去看周嬷嬷。

        珠儿呆呆的站在门边不敢进来。

        “珠儿……”

        偏偏是怕什么来什么,大小姐又让她上前伺候了。

        “珠儿,你说,到底怎么样才能死?”

        “小姐,您不要寻死了好不好,大少爷不是说了圣上都同意您进东宫了吗?您别寻死了吧,咱们不用做戏了!”

        做戏真的好累!

        她就觉得今天好诡异,那个荷塘可不浅,去年二小姐身边伺候的豆儿失足淹死了呢,大小姐明明不会水,怎么没事儿人一般的还能将周嬷嬷救起来。

        “上吊没用,跳荷塘也不行、对了,鹤顶红有没有?”

        珠儿目呆口瞪连忙摇头。

        “要不,割腕,你去厨房拿把菜刀来?”

        “小姐,大小姐,您饶了奴婢吧,奴婢不敢。”

        “你不敢啊。”

        “奴婢不敢,小姐要是有事儿,奴婢就是害主奴婢会被乱棍打死!”

        “那倒也是,但是吧,我自己来,我又怕疼,动不了手。”林诗纤看着白晳的手腕道:“要是鲜血流出来也怪吓人的,会把我吓死吧?”

        “小姐,您……”

        “小姐,大小姐,快快快,老爷和大少爷回来了,说宫里公公来传旨了,让您去前厅接旨呢。”

        珠儿想,自己完不成苏妈交代的任务,怕是嫁不了阿川了。

        心里忍不住一阵悲凉。

        “小姐,恭喜小姐,要如愿进入东宫了。”

        那不行,接了入东宫的旨,我更得寻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