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空彼岸小说

首页 书架
字:
关灯 护眼
深空彼岸小说 > 初燕 > 蜻蜓
初燕
蜻蜓
        “他估计很晚才回来,因为今天是支援的第一天。”

        “我知道了,那我去那边……”

        白笤话还没说完,只听见远处传来的一阵阵冲锋枪声和蜻蜓扇翅膀的声音;白笤抬头一看,是变异物种!一只正向她和大汉这边袭来,白笤从腰间掏出CZ—75,对准大蜻蜓的右眼来了一枪,接着又是第二枪,对准了蜻蜓的脑门。鲜血四溅,尸体从空中猛的掉了下来;一只狗被砸到了,它又爬了出来,闻了闻变异蜻蜓的尸体,又一口咬了下去。

        这只狗吃了变异蜻蜓的肉行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逐渐缓慢并倒下全身抽搐。白笤二话不说又对着这只狗开了两枪。停顿了一会儿一个年龄看起来不是很大的女人跑了过来,看到自己的狗死了,跪在地上。

        “朵朵,你怎么了朵朵。”

        这只狗还是一动不动,女人瞬间泪水打湿了眼眶,又一滴一滴的滴在了尸体的身上。她抬起头,看到了大汉和白笤手里的枪,心里很不是滋味儿。

        “我的狗是不是你们两个杀的。”

        “是我,跟他没关系。”

        白笤说话脸上愣是一点表情都没有,女人大发雷霆,指着白笤的鼻子就大喊大叫。

        “你这个杀狗犯,不得好死!”

        “它吃了变异蜻蜓的肉,差点病毒就在它身体里扩散,变成丧尸你还养么?”

        “最起码比你用枪打死好!”

        “要是因为你个人原因让避难所里的人恐慌,或者是被咬到了。你身上就会有不得不去管的责任。”

        女人沉默了,起身准备把狗尸体找个地方埋起来,可是当女人的手再次碰到它的时候,狗突然对着女人的手咬了一口。

        “朵朵,你……”

        白笤对着那条疯狗连着开了两枪,没子弹了!可是它还没倒下,白笤掏出了久违的军刀并刺向了疯狗的脖子,一刀、两刀。白笤扎了好几刀才把疯狗刺死。

        在一旁的大汉的黑眸子中透露出一丝惊疑。

        “你是军校的?”

        “不是,你见过哪个柔弱女子十五六岁就去军校训练。”

        “可我现在可看到一个十五六岁的女孩子拿军刀军枪,对着变异物种一顿乱杀。”

        赵纹烨不知道从哪儿钻出来了,现在白笤的身后,头伸到白笤的右肩那里,白笤转身就给了他一脚。

        “别离我这么近,热。”

        “别这么冷漠嘛,小丫头。”

        “滚,再喊我小丫头我就把你杀了再分尸。”

        “我好怕怕。”

        白笤不再理会他,掏出了手机在玩。

        “原来你还玩消消乐啊。”

        “关你屁事。”

        ………

        一下午就这么过去了,白笤和赵纹烨一起坐在军队住宿处的房顶,夜空中的星星密密麻麻的,天空并非纯黑色,倒是黑中透出一片无垠的深蓝,一直伸向远处。

        “白笤,如果我也变成了丧尸,那怎么办?”

        面对赵纹烨的质疑,白笤愣了一下,轻轻笑了笑,又说。

        “如果我在你对面的话,我会一枪把你蹦死。”

        “啊,你好残忍。”

        “你这个弱智,给我正常点”

        赵纹烨老实了一会,又往白笤旁边挨了挨。

        “白笤我饿了,请我吃东西。”

        “吃屎去。”

        “啊,那种东西只有狗才会吃吧。”

        “你不就是狗吗?”

        赵纹烨对着白笤的头来了一个一下,白笤脸上写着“给我道歉”的表情看着他,赵纹烨噘着嘴头一撇。

        “现在你的嘴都可以栓着一头驴了。”

        “不用你管。”

        “傻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