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空彼岸小说

首页 书架
字:
关灯 护眼
深空彼岸小说 > 邪幽鬼道行 > 第113 鏖战
邪幽鬼道行
第113 鏖战
        “小子,这才有意思嘛,不冤枉我白跑一趟!”。

        鲜血渗出,黄子任反而更加兴奋了,舔了舔嘴唇浑身气息运转,下一秒直接消失在原位。

        我几乎同时迈步,错开自己站的位置,手结茅山派的暗煞罡印猛然拍出。

        “砰!”

        一阵雷火燃起,从自己拳头上蔓延至手臂,巨痛下不得不连退数步。

        “你往哪儿退!”

        一声冷笑传来,只见黄子任从原先自己站的位置瞬间飘移,掌中雷电缠绕,明显是五雷符印。

        银甲尸凶性爆发,身如鬼魅出现在其左侧,纵力扑出,想要给我争取时间。

        茅山派的暗煞罡以刚猛著称,平常邪物挨上一记简直能灰飞烟灭,打在人同样足以致命。

        银甲尸可不是寻常僵尸,四肢灵活而且深藏毒性,就算是与同境修行中人撕杀都不会落下风。

        要知道鬼物一类先天就被各种道法神通克制,同境之争往往阴物邪祟败得最彻底。

        而银甲尸不一样,它虽是尸类,可肌肤上布满了无数符箓,完全抵消了修行中人大部分道法压制。

        黄子任不敢怠慢,五雷印符直接分成两道.,左右手雷电环绕,最先轰向挡路银甲尸。

        而我的身影也已经欺近,手中印罡优先轰向黄子任胸口,打算一击必杀。

        情急之下,黄子任只好一手上挑护胸,另一手重重锤打在银甲尸锋利尸甲上。

        “砰…”

        雷电之威果然不可小觑,我的身体就像断了线风筝,止不住的往后倒飞,浑身麻痹,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被雷劈了。

        而黄子任仅仅是退后数步,大口喘着粗气双目中充满了血丝。

        “怎么可能,我可是黄子任,龙虎山最年轻的天才弟子,你…”。

        口干舌燥的黄子任说话都有些大舌头,充满了不可置信。

        我没好气的笑道:“什么狗屁天才弟子,连老子都打不过,不服继续!”。

        说完,脚底跺地,身影再次冲出,顾不得什么麻痹疼痛,妈蛋,说不得小命都没了,还在意皮肉之苦干嘛。

        澎湃罡气由内而外完全释放,锋芒毕露,黄子任虽然惊讶,可好歹如他所说,自己是龙虎山屈指可数的天才弟子,无论是心性还是厚积薄发的战斗经验,都是滴水不漏。

        拳风呼啸,道印法诀眼花缭乱,麒麟步被我发挥到了极致,金色麒麟抬脚踩在大地上,气浪翻滚。

        黄子任双目紫电环绕,双掌符印依然不落下风,天师印,翻天印,五雷符印,甚至连杀力最强之一的天尊印都使上了,我俩打得是酣畅淋漓。

        “龙虎山真是日落西山,黄子任,看来你这些年的道行都修到狗屁股里去了吧?”。

        一声带着浓浓嘲讽笑意话语从一棵歪脖子枯树下传来,人影缓缓走近。

        来人还看不清面容,却早被旁边的黄子务死死盯住,抬手就是数十记龙虎山五雷印符丢出。“敢说我哥不行,找死!”。

        “雕虫小技!”

        来人冷笑,同样一挥手,大量罡气随风而起,黄子务的五雷符法瞬间爆炸开来,无数紫雷在空气中化为乌有。

        紧接着黄子务整个人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撞击,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直接摔出去七八米,落地后一动不动,生死不知。

        “你敢!”

        黄子任怒喝,断然放弃与我交战,身形爆起之时,已然出现在那名凶手身前,一拳砸出,带着恐怖紫雷符箓。

        “砰…”

        “噗…”

        突如其来的攻击,让那突然出现且口气狂妄的家伙完全反应不过来,直接倒退数步,嘴角渗血。

        “不错,这一拳确实够滋味!”

        那人一身黑色长袖衬衫,裤子还是城里人那种休闲裤,模样有几分阴柔,可光看目光中的淡然冷意就知道绝对不是什么善类。

        擦了擦嘴角血液,年轻人大概和我一个年纪,最多十九岁,声音特别磁性。

        “你们好,我爹姓裘,我娘钱,所以我叫裘钱,是养鬼道年轻一辈唯一打架最猛的人,记住是唯一!”。

        我忍住笑,这裘家大人也太不长心了,给取这种名字,(求钱)?这特么得有多贪财。

        全神贯注盯着那自称裘钱的年轻人,直觉告诉自己,这家伙与黄子任同样危险。

        出乎意料,裘钱受了黄子任倾力一击后竟然没有打算与黄子任相互撕杀,只是自我介绍以后目光就往我这边投来,神色冰冷。

        “九哥我来帮你!”

        问心刚将师兄空静扶在一旁坐下,说话时就要过来帮忙,却被一位身材娥罗多姿的女子一把拉回。

        女子生有一副水蛇腰,她一出现周围顿时异香扑鼻,方圆百米都能闻到。

        那动人的嘴唇配上一件薄如蝉翼的漂亮裙摆,完全是一道亮丽风景线。

        “小和尚你的架姐姐帮你打了,安心养伤”。

        问心本就有伤在身,他哪里经得住再血战一场的风波,有柳燕飞帮忙,我自然乐见其成。

        这次五鬼聚阴阵之事闹这么大,还有阴生道果出现,茅山派怎么可能不会横插一脚,更何况我看得出柳燕飞绝对与上灵道人有恩怨纠缠。

        “多谢!”

        话不多说,茅山派几次帮自己大忙,这份香火情咱自然铭记于心,修行中人,有的是机会报答。

        柳燕飞瞟了我一眼,那动人的嘴唇忽然就往问心脸蛋上亲去,我有些头疼,只好当作没看见。

        “咳咳咳,差不多得了,人家问心还是和尚呢”。

        无奈,小爷是没心思看下去了,身形爆起,动若脱兔。

        “来的好!”

        黄子任一声冷笑,掐出龙虎山拘邪指猛然点在正前方,一指戳出,我心中微动,连忙后退一步,转身打了旋,堪堪躲过这充满威胁的致命一击。

        从胸口处传来撕心剧痛,一道豁口往外冒血,好在只是皮外伤,妈的差一点就自己撞上去了。

        银甲尸速度之快也不弱,几乎在我避开之时,同样出现在黄子任身侧,咆哮着一拳砸出,黄子任几乎是想都不想抬起右手挡在脸前。

        “砰…”

        巨响传来,黄子任闷哼一声,倒退数步,他还想反击银甲尸,只不过我已经杀到,不得不放弃。

        “砰…”又是一拳,这一次是我的拳头直接落在他的脸上,而黄子任却是毫不在意,硬抗下我的拳罡后随手隔空快速画符。

        符文复杂,可在黄子任这种自视甚高的人来看,不过是信手而来。

        “哧啦”

        平空惊雷,闪电划破虚空,银甲尸像是被重量级的怪兽狠狠撞飞。

        “敕令,大将军到此,邪魔退避,开开开”。

        惊雷闪过,一位金甲神人从燃烧符文中显化,手持金鞭,怒目圆睁。

        黄子任咒语念完,金甲神人金鞭一甩,奔着银甲尸抽去。

        我哪里有心力去管银甲尸如何战斗,与黄子任疯狂对砸,拳罡道印完全不要命的往对方身上招呼,现在完全比的是谁更扛揍。

        “小子,今天就让你知道,宗师境也是有差距的!”

        黄子任彻底愤怒,一挥手五指化作五道青风哗哗作响。

        “呼风!”

        一语成谶,在黄子任开口之时,五指变成的风龙游动吼叫,势不可挡的冲向自己。

        “斗法?谁怕谁?”

        “三才无量!…”

        脱口而出,我的手印刚结完,周围空间气息瞬间混乱,七杆黑色五星旗熠熠生辉,在七个不同地方迎风而动。旗帜上五颗星芒大放异彩,像是要把这片天地完全覆盖。

        茫茫天地,乱葬岗上,回音如雷霆激荡,传入众生耳中像是上天在作回应,既空灵又恍惚,虽听不真确,但又像是天经地义一般存在。

        天、地、人、指三才,《易经.说卦》:中曾以记载“是以立天之道,曰阴与阳;立地之道,曰柔与刚;立人之道,曰仁与义;兼三才。

        天空中一道流光幻化出现,紧接着大地上光芒四起同样出现一道流光,而我的身体内光芒释放,竟也化作一道流光。

        我看得很清楚,从我身体内飞出去的流光明显是一柄飞剑,剑意澎湃。

        三道流光聚集,不过是眨眼睛间的功夫,说时迟那时快,连我都有些暗暗砸舌。

        心想死女人教我的这无量口诀要不要这么过分,完全不讲道理的高调啊,怪不得要让我小心谨慎,不让随便施展!。

        一身蓝色道袍飞舞的黄子任尽显天才之姿,足够有资格想癞蛤蟆吃天鹅肉。

        他背后又有龙虎山当靠山,再过个几十年,说不定还真能晋升天师境,然后去看看天尊境风景,确实配得上幽子那张不世容颜。

        只不过小爷怎么可能答应,今天下定决心,打算要好好让他吹吹空调,痛快痛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