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空彼岸小说

首页 书架
字:
关灯 护眼
深空彼岸小说 > 穿成总裁文里的白月光替身 > 第二章我就是那个祸害
穿成总裁文里的白月光替身
第二章我就是那个祸害
        约三十分钟后,车子稳稳停在了医院门口。

        梁唤率先下车,给她打开了车门。

        郁笙一只脚刚落地,后背就被人披上了件厚实温暖的大衣。

        身前窜过一团黑影,然后就发现自己面前多了一双刚拆封的白色运动鞋,“……”

        虚伪!

        早干嘛去了?!

        郁笙一边在心里吐槽,一边默默地把大衣拢紧,然后弓腰抬脚穿上了鞋。

        这家庞大的贵族私立医院是霍晟宸的父亲出资建立的,目前挂在霍晟宸名下。

        亲眼见到小说里描述过的建筑物,郁笙不由得驻足多看了几眼。

        然后一路左顾右盼地被梁唤带上了顶楼。

        站在贴着烫金门牌号的病房前,莫名就有种近乡情怯的感觉。

        她这算是跟纸片人面基第一人了吧……

        郁笙原地跺了跺脚,不断地深呼吸以平复内心的激动。

        握着门把就要推门进去的时候,郁笙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

        这既然是病房,那就说明白莲花替身很有可能也在里面?

        她下意识地缩回了手。

        不能就这么进去,起码……

        梁唤看起来并不打算进去,正背对着墙挺直地站着,见郁笙一副犹豫不决的模样,心里的疑团经久不散。

        她这是怎么了?

        简直就跟变了个人似的。

        就在他打量着郁笙的时候,她突然偏过头来,朝他抱歉地咧嘴一笑。

        根本来不及反应,她就已经迅速把大衣和鞋子脱了下来塞到了自己怀里,“……”

        郁笙毫不避讳地当着他的面将头发弄得蓬乱,然后又狠拧了一把大腿肉,眼眶瞬间红了一圈,盈盈的泪水在眸里打转。

        一副泫然欲泣的委屈模样儿。

        梁唤:“……”

        没变,终究还是那个她。

        做作且假!

        好一朵白莲花。

        郁笙做足心理准备后,直接推门而入,一不小心撞入了那双深邃的眸里,直接跟男主来了个短暂的对视。

        心脏不听话地砰砰乱跳了起来。

        差点脱口而出一句:狗子!

        看了那么多的霸道总裁文,她今天总算见识到什么叫如雕塑般轮廓分明的五官,什么叫刀削般的脸庞了。

        可真帅啊!

        不愧是男主。

        郁笙花痴地站在原地,两只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看。

        完全忘记了“卖惨”这回事儿。

        身旁突然扑过来一个女孩,郁笙猝不及防地被她撞得踉跄后退,差点摔了个屁股蹲。

        “表姐,还好你没事,可吓死我了。”甄珍紧紧地环抱着她,带着明显的哭腔道。

        娇小的掌心落在她的背上,那冰凉的触感刺得郁笙不自在地往后缩了一下。

        “呃……”

        这人是谁?

        她怎么不记得女主有表妹?

        郁笙尴尬地挣脱那人的怀抱,笨拙地安慰道:“我没事,你……别担心。”

        甄珍通红着眼睛,满脸担忧地看着她。

        然后气愤填膺地指着病床:“都怪这个贱人,就是她害得我表姐掉进海里的!”

        “我亲眼看见的,当时我表姐见她要掉下去,就伸手想去救她,却被她故意反拉着掉进了海里!”甄珍憎怒地瞪着霍晟宸。

        而他,作为表姐的男朋友,竟然第一时间跳下去救那个贱人!

        害得表姐被大浪冲走,差点丢了性命!

        还不相信自己说的话,阻止她报警,说什么要先找到表姐来当面对质这种话来搪塞她!

        还好,表姐没事。

        不然……

        甄珍突然抓起郁笙的手,紧握在胸前朝她挤眉弄眼:“表姐你别怕,勇敢地说出真相,到底是不是她恩将仇报拉着你掉下去的?!”

        郁笙的脑壳卡了一下,心想这剧情怎么跟她看过的不一样啊?

        女主不是被白莲花替身给“推”下去的吗?怎么就变成“拉”了?

        到底是哪里错了?

        郁笙总感觉自己好像忽略了点什么,疑虑地往病床的方向看去。

        躺在病床上的女孩素颜朝天,容貌清纯脱俗,娇俏中带着几分可爱,看起来人畜无害。

        虚弱地打着点滴的模样楚楚可怜,此时正怨愤地瞪着自己,眼里的滔天恨意明晃晃的,非常贴合白莲花替身的人设。

        没错,就是她了!

        确定自己没认错人后的郁笙坚定地点头:“没错,就是她害我掉进海里的。”

        闻言,霍晟宸的隽眉紧蹙了起来,神情复杂地看着她,欲言又止。

        躺在病床上的女孩怒目圆睁地瞪着她:“郁珊,你还要不要脸?分明是你先推我下去的!”

        郁笙微张着嘴,想要反驳的话霎时卡在了喉咙里。

        郁……

        郁什么来着?

        郁珊?!!

        那不是白莲花替身的名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