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5800

首页 穿成总裁文里的白月光替身
字:
关灯 护眼
小说5800 > 穿成总裁文里的白月光替身 > 第二百二十七章到底是谁不要脸?

第二百二十七章到底是谁不要脸?

        高晴出狱了。

        傅时晏本来就只是想让她进监狱长点记性,并没有真的要她一辈子都呆在里面。

        却没想到她在里面待了几天后,不仅没有反省自己的所作所为,反而心理扭曲得厉害了。

        因此,当她看到那条关于“郁笙秘密私会柏燃,被傅时晏当场抓奸”的烟雾弹新闻时,整个人都陷入了癫狂状态。

        “看吧,我就说她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少爷,你为什么不相信我?那个贱人,根本就不配你为她做到那种程度!”她面目狰狞道:“郁笙,狐狸尾巴露出来,离死就不远了。”

        陆余淮赶到傅时晏家的时候,他正斜靠在阳台上,指尖夹着半截香烟。

        燃起的烟雾朦胧了他布满血丝的瞳眸,但那种生人勿近的冷躁气息,实在是令人生畏。

        想要上前的脚尖顿住,“你不是说在戒烟吗?怎么又抽上了?”

        性感的薄唇微张,呼出呛人浓烟:“烦。”

        想到那条录音里的内容,陆余淮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相顾无言片刻,陆余淮忍不住问:“如果那条录音里的内容是真的,你打算怎么办?”

        傅时晏沉默几秒,把烟掐灭道:“都过去了。”

        “我要她的现在和未来。”

        陆余淮听着奇怪:“我怎么感觉你好像已经确定那条录音的内容是真的了啊?”

        那条录音里统共就两道声音,一道是家里的佣人高晴的,另一道则是前几天才见过的郁刚,他又不耳背,自然听得出来。

        见他这副模样,明显是已经确定:“所以你才躲在这里,不敢面对?”

        傅时晏用看白痴的眼神瞥他:“脑子进水了?”

        “那你在这干嘛?不去安慰一下你的宝贝女朋友?”

        “她不喜欢烟味儿,把我轰过来抽的。”

        因为那条热搜,他们一晚上的好心情全被毁了,郁笙被经纪人勒令不准发任何动态,只好窝在房间里整理头绪。

        录音里的声音很好认,确实是原主他爸的声音。

        她只是没想到高晴这么闲,居然会找到郁刚,还从他嘴里撬出了那么多话。

        原主初中的时候,确实是发生过那样的事情,但作恶的是男方。

        原主反抗的结果就是被退了学,而她爸更是极品,当初无视她的辩解,不分青红皂白地揍她。

        如今还给她安上了“偷人”的罪名……

        都不知道是不是亲生的。

        正在心里腹诽着,商子杭就发来了信息:“ID还是原来那个地址,估计是她开的小号。”

        郁笙心里一暖,回道:“好,我知道了,谢谢弟弟~”

        商子杭收到她的回复,直接拨了个电话过去:“姐,那家伙发微博了。”

        刚好是几分钟前发的,还没冲到热搜前面,所以郁笙还不知道:“那家伙?谁啊?”

        “翟子译!”商子杭回想以前那些不好的记忆,握着鼠标的手猛然收拢。

        本来,翟子译跟郁笙并没有什么交集,都是因为他……

        “跑什么?我准你跑了吗?快,抓住他!”

        “哑赶紧把钱交出来!”

        “译哥,他身上没钱……”

        “没钱?呵,那就把他的裤子扒了!”

        “不……要……”

        那时候的无助像淹入深不见底的海水里般窒息,像要把他吞噬在无边的黑暗中。

        是她救了自己。

        商子杭永远都忘不了那个勇敢而坚定的背影,以及年少时许下的那句誓言:以后,我也要保护她!

        但就是从那天起,翟子译的骚扰对象从自己变成了她,而那时候的他实在是太懦弱了,没有一次像她保护那样挡在她的面前。

        这种愧疚感日夜折磨着他。

        直到后来她被退了学,这无休止的噩梦才结束。

        翟子译后来也转了学,只有他,卑劣地享受着靠她牺牲得来的宁静。

        “他发什么了?”郁笙知道翟子译就是录音里提到的冰激凌爱豆,但她不知道他的微博是什么。

        尝试着搜索他的名字,然后在一水的同号中找了个粉丝量最多的。

        GRIH-翟子译:“已经释然,都过去了。”

        显然是在回应录音一事。

        底下的评论都在安慰他:哥哥别难过了,都是那个不要脸的郁笙犯的错,我们相信你是无辜的……

        郁笙呵道:“到底是谁不要脸?”

        “姐,以前你不让我动他,就是怕这件事爆出来,引起不必要的讨论,那现在呢?”商子杭问:“现在,我可以收拾他了吗?”

        “你想干什么?”

        “我要他为自己的言行付出代价!”

        郁笙大概猜到他想干嘛了,“好,那你就动手吧,我支持你。”

        小说里,作者埋了不少伏笔,其中有一条就是:商子杭的电脑里,有一个专门用来收集翟子译黑料的文件夹。

        以前她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突然就懂了。

        原来,是在等这一刻吗?

        “你又买水军了?”

        翟子译不解:“什么水军?”

        “不然,你这条微博为什么突然就在榜首,还爆了?”

        翟子译虽然是选秀出道的C位,但人气却是成员里面垫底的那个,平日里的数据全靠买。

        虽然这次蹭热度,流量会高很多,但力压#郁笙录音#成为榜一就太牵强了。

        这绝对是不可能的。

        “说明大家是真的心疼我啊。”翟子译看着瞬间飙升的数据,以及那源源不断地涌进后台的安慰私信,心情舒畅得不行:“没想到这条微博的效果这么好。”

        “粉丝也涨了快十万!现在还在涨……”

        他连忙趁热打铁地编辑下一条微博:“谢谢大家的安慰,虽然很难,但我一定会坚持下去的!”

        然而,就在他这条微博发出的十分钟前内,舆论的风向骤然改变。

        #翟子译睡粉#直接取代他的第一条微博,并牢牢盘据在榜首位置。

        紧接着,#翟子译偶像失格#、#翟子译做数据之王#、#翟子译拉踩队友#等词条瞬间占领微博高地。

        网友们纷纷表示:今晚的瓜怕是想把我撑死?

        傅时晏抽完烟洗了个澡出来,问:“人找到了没?”

        “还没。”陆余淮摇头,“话说你非要找那女佣干嘛?难道这次的风波又是她弄出来的?”

        傅时晏冷哼道:“我就不该放过她。”

        陆余淮愣了一下,没想到还真是她。

        “你说,她为什么非要跟郁笙过不去啊?难道她俩有仇?”

        “不知道,她有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