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空彼岸小说

首页 书架
字:
关灯 护眼
深空彼岸小说 > 穿成总裁文里的白月光替身 > 第二百三十四章总感觉这话怪怪的
穿成总裁文里的白月光替身
第二百三十四章总感觉这话怪怪的
        因为是公众人物,所以傅时晏失忆的事情并没有声张。

        知道的人除了傅时晏的家人,也就只有郁笙了。

        但今天,医院却迎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你是谁?”傅时晏看着站在门口偷瞄的陌生女孩,蹙起了眉:“谁让你进来的?”

        陆余淮和保镖们正杵在门口,闻言面面相觑,却一声不敢吭。

        “我!”晏玫训完无辜的陆余淮和保镖后,从洪若伊的背后站了出来,被她扶着走进病房,眉目间威严尽显。

        傅恭昇背着手,默默跟在她身后,装得比傅时晏还像孙子。

        “……奶奶,爷爷。”傅时晏顿感头疼:“你们怎么来了?”

        不是说好要瞒着他们的吗?

        “你都快死了,我还不能来看看?”一提到这个晏玫就来气。

        要不是洪若伊跟自己提起他住院的事,她还不知道自家孙子竟躺在病床上这么久了。

        等她看完傅时晏,一定要回老宅开个批斗大会!

        这种事也胆敢瞒她……一个个的,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晏玫爱怜地看着傅时晏头上缠的绷带:“这到底怎么回事?谁把你害成这样的?”

        傅时晏已经忘了是怎么受的伤,问陆余淮他们也只摇头说不知道。

        因为他们非常了解傅时晏,要是让傅时晏知道这不是单纯的意外,他估计脑袋再开瓢一次,也要跑去给自己报仇。

        “没事,一点小意外。”

        “听说你……”晏玫刚想说失忆二字,就被傅恭昇的咳嗽声打断。

        抬眼看去,瞧他一个劲儿地朝自己晃脑袋:“……没事了。”

        不说就不说吧。

        见洪若伊还在背后站着,迟疑着不敢走近,晏玫便拉了她一把:“不是说担心你的时晏哥吗?怎么来到这反而不说话了?”

        洪若伊的叔叔是这个医院的高层,无意间听到傅时晏出车祸住院的消息,她吓得六神无主,立马就跑去找了晏玫。

        她很清楚,如果一个人过来,傅时晏可能不会理她。

        而晏玫是最支持她的长辈,有她的陪同,起码还能跟他说会话。

        听叔叔说,傅时晏失忆把女朋友给忘了,洪若伊就感觉这是老天爷赐给她的机会。

        一个可以借机上位的机会。

        她紧张地攥着裙摆,小碎步走到他床边,语气里满是担忧:“时晏哥,你还好吗?”

        傅时晏看了她一眼,“你谁?”

        “……”知道他是因为失去部分记忆才会又忘了自己,洪若伊扯了扯唇角,状若轻松:“我是若伊呀。”

        “洪若伊。”

        傅时晏哦了声,还是没想起来。

        以为是晏玫介绍给自己的相亲对象,他的态度不算友好:“我不喜欢装的。”

        言下之意是,我不喜欢你。

        但不知道为什么,一说到装,傅时晏脑海里就自动浮现出郁笙的身影。

        也是,要论装得话,应该没人比得上那个女人吧?

        洪若伊的神色一顿,肉眼可见地尴尬了起来:“啊?我没有……”装啊。

        “怎么说话的?!”到底还是心疼他,就算生气也只是拍了拍床板:“你们这对小冤家……”

        “小时候就喜欢惹哭人家,现在一见面就不对付,也就她能受得了你这性格。”

        傅时晏心想,果然是想给他相亲。

        心里不屑地嗤笑,谁管她受不受得了?

        说得好像他会娶她似的。

        不过小时候是怎么回事?

        傅时晏疑惑:“小时候?”

        “隔壁家小伊啊,小时候你不是挺爱跟她玩的吗?”晏玫颇有些恨铁不成钢。

        这孙子,都快三十了,还是这么直脑筋。

        对女孩子态度这么差,怎么可能讨得了媳妇?

        傅时晏想也不想地道:“没印象。”

        管它什么小时候,他跟女孩子向来没有共同爱好,所以完全不存在一起玩的情况。

        肯定是她为了撮合他俩瞎编的谎话。

        见他油盐不进,晏玫虽然无奈,但也不想在这个时候惹他不快:“罢了,想不起来就算了,别累着脑子。”

        傅时晏:“……”

        总感觉这话怪怪的。

        洪若伊窘迫地笑道:“我没关系的,只要时晏哥哥你好好的,就算不记得……我也能理解的。”

        这话说得,好像他跟她之前有过什么似的。

        傅时晏皱眉,难道真是自己忘记了什么?

        而老人家也最吃她善解人意那一套,慈祥地拍着她的手:“你看看人家小伊,多懂事。”

        傅时晏实在想不起来,便敷衍地哦了一声。

        傅恭昇见他们聊完,才乐呵地走到他的病床前,抬眼看着那吊瓶:“叫你平时那么飘,现在遭报应了吧?”

        话刚落地,手背就被晏玫拍了一巴掌,顿时红了一片:“……”

        洪若伊连忙垂眸,一副没看见的模样。

        而傅时晏却恶劣地扬唇:“爷爷,这叫反弹。”

        洪若伊悄悄抬眸,眼里倒影着他笑眼弯弯的迷人模样。

        不过几秒,他脸色忽地一沉,冷峻的眸光朝她瞥来,隐含着几分警告。

        她被吓得连忙低下了头。

        今天是最美演员大赛的演员召集日,所有参赛演员都必须到位,进行写真拍摄和采访。

        参赛的都是圈内有资历或名气的演员,为了公平起见,她们被安排在一个巨型化妆间,里面布置着一模一样的化妆位。

        因为阚璐临时有急事,所以郁笙就让司机先把她送到机场,才赶往录制场地。

        好不容易卡点赶到,她就发现自己的位置被人占了。

        而且还是个熟人。

        顾妍昔看到她来,眼皮都没抬:“不好意思啊,我那个化妆位出了点问题,先借你的用一下。”

        化妆间里没有摄像头,但在座的都是同行,顾妍昔似乎认定她会碍于颜面,只能选择忍气吞声:“你应该不介意吧?”

        没等郁笙开口,撩了撩头发继续道:“我觉得你应该不是这么小气的人,所以才特意选了你的化妆位。”

        那我是不是该谢谢你?这么特意选了我的化妆位?郁笙在心里腹诽。

        冷冷地回:“介意。”

        拍摄和采访是按节目组安排的流程来的,郁笙在比较靠前的时间段,现在化妆都有点来不及了。

        如果因为没赶上而打乱流程,不仅会给现场工作人员造成麻烦,还可能会被有心人编排自己耍大牌。

        刚开拍就留下这种恶劣印象,肯定会对后续比赛造成一定的影响。

        更何况郁笙还想能早点完成任务,提前去医院看傅时晏呢。

        “可我妆都化到一半了。”她为难地蹙眉:“实在没办法……”

        “你刚刚要是早点来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