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空彼岸小说

首页 书架
字:
关灯 护眼
深空彼岸小说 > 穿成总裁文里的白月光替身 > 第二百三十七章难道,她被甩了?
穿成总裁文里的白月光替身
第二百三十七章难道,她被甩了?
        “别怪我不客气。”他眉头紧蹙,浑身笼罩着森冷煞气。

        郁笙被他那嫌恶的目光刺痛,近乎狼狈地垂下了眼眸,没受伤的那只手撑着床起身。

        姿态随意地朝他扯了扯唇,笑得有些牵强:“行啊。”

        抬眸,不偏不倚地迎上他的目光:“那就对我不客气吧。”

        傅时晏:“……”

        还是第一次遇到如此油盐不进的疯女人,他受不了地大步走出病房,把门甩得飞响。

        陆余淮没想到先出来的会是傅时晏,着实吓了一大跳:“你怎么……”

        傅时晏漆黑的眸幽凉地瞥向他:“我回来之前,带她滚。”

        带她滚?

        所以,是他也得一起滚的意思吗?

        陆余淮憋屈地摸了摸鼻子,“好吧。”

        夹在这对怨侣之间,简直两边不是人,他容易吗?

        病房里,郁笙看着面前紧闭的门,抬手擦了擦眼角。

        从牙缝里挤出来两字:“混蛋!”

        陆余淮推门进来的时候,她刚要开门出去,被迫后退了一步:“他去哪了?”

        “不知道。”陆余淮耸肩,看着她湿润的眼眶,迟疑地问:“你没事吧?”

        郁笙的手腕疼得指尖微颤,她微吸了口气:“没事。”

        “我先回去了。”

        陆余淮侧身给她让道,见她走了几步突然顿住,不由开口:“怎么了吗?”

        “能不能麻烦你多帮我留意一下穆知川公司的事?尽量拖延他们签合同的时间?”郁笙苦涩地笑:“他现在好像不听我的了,所以……”

        “只能拜托你了。”

        陆余淮看她这样,有点不忍心地撇开了眼:“好,我会留意的。”

        “谢谢。”她颔首致谢,而后快步离开。

        看着那抹纤瘦隐忍的背影,突然好奇这种日子她还能熬多久。

        如果熬不住,他们又该何去何从?

        傅时晏连抽了好几根烟,才勉强压下心中的郁燥,但心里还是空虚得厉害。

        就像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但怎么也想不起来,梗在胸口不上不下的感觉。

        究竟是什么呢?

        把烟掐灭的那一瞬间,他似乎有了答案。

        回到病房,下意识扫视了一圈。

        “早走了。”陆余淮把电脑合上,“我说,你刚对人家小姑娘也太凶了吧?”

        那门甩得,像有什么深仇大恨似的:“至于吗?”

        就算忘了,也没必要这么狠心吧?

        “小姑娘?”傅时晏探究地看他好几眼:“你跟她到底什么关系?我怎么感觉你一直在替她说话?”

        “难道……你喜欢她?”

        陆余淮:“……”

        看着眼前这副渣男嘴脸,又想到郁笙离开时的落寞背影,陆余淮这个和事佬有点端不住了:“我喜欢你大爷!”

        “没想到你口味这么重。”傅时晏没心没肺地躺回床上:“不过很遗憾,我大爷已经结婚了。”

        怜悯地看着他:“所以,你没戏了。”

        陆余淮:“……”

        刀该磨起来了!!

        “把手机给我。”傅时晏伸手。

        陆余淮提防地看着他:“你想干嘛?”

        他言简意赅道:“有事。”

        “这不是有电话吗?有事可以打电话啊。”

        傅时晏面无表情地看他:“你给不给?”

        “时总说得等你出院……”

        “为什么?”傅时晏很不理解:“你们为什么不让我看手机?”

        起身凑过去,审视地看着他:“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我?”

        陆余淮半点不心虚:“没有啊。”

        因为离得近,不可避免地嗅到他身上的烟味,皱眉:“你是不是抽烟了?”

        傅时晏心虚地躺了回去。

        “医生不是说你近期不能抽烟吗?是不是嫌命长想再死一次?!”

        “啰嗦,赶紧把手机给我。”

        “不给。”

        他不依不挠地问:“为什么?”

        陆余淮只好随口掰了个理由:“有辐射,对大脑不好。”

        闻言,傅时晏好笑地斜睨道:“我烟都抽了,还怕这一点辐射?”

        “……”陆余淮木着脸:“反正我现在不能给你。”

        说完,他捧着电脑,鞋底抹油地准备开溜。

        “等等。”傅时晏叹气:“那告诉我莫欢的电话总可以吧?”

        他住院的这段时间里,一直觉得心里空落落的,直到刚刚抽烟的时候,他才想起自己已经很久没骚扰……不,是联系莫欢了。

        “你要她的电话干嘛?”陆余淮一脸狐疑。

        “培养感情。”傅时晏抱臂,“不然,要是被那不怀好意的狗男人捷足先登,我岂不是没戏了?”

        陆余淮:“……”

        “你该不会还想追她吧?”他艰难地问。

        如果是这样,那他是真救不了这个作死的家伙了。

        傅时晏觉得他的反应奇怪:“我不是一直在追吗?”

        陆余淮:“……”

        在傅时晏的威逼之下,陆余淮无奈地交出了手机号码,附赠一句:“你完了。”

        傅时晏不认为然,直接打给了莫欢,约好了见面时间。

        “我明天出院。”他说。

        “不是还得躺一周吗?”

        “回哪躺不一样?”傅时晏百无聊赖地看着天花板。

        陆余淮拗不过他,只好答应:“行吧。”

        也该让他自己发现真相了,不然按这个节奏下去……

        估计真得完。

        郁笙回到酒店,虚脱地躺在沙发上。

        手腕依旧疼得厉害,她却提不起劲儿去搽药。

        房间里空荡荡的,连呼吸都有回声,寂静得有些可怕。

        明明几天前他们还很幸福地窝在这里嬉闹,没想到转瞬之间就物是人非。

        一阵手机铃声响起,在这种安静的环境下显得尤为突兀。

        郁笙冷不丁被吓了一跳,看到来电显示,沉默地接通。

        阚璐那边有些嘈杂,应该是飞机刚落地:“这件事你处理得很好,就应该这样,毕竟是娱乐圈,以后这种事情也只会多不会少,你就只管记着,咱们不惹事,但咱们也不怕事!”

        “嗯。”郁笙闷声吸了吸鼻子。

        察觉到她情绪不对,“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没事。”喉咙干得发涩,鼻音根本瞒不住。

        她挣扎着起身,用左手给自己倒了一杯水。

        阚璐猜测:“是不是分手了?”

        郁笙被水呛到,顺过气后沉默了一会:“我……不知道。”

        阚璐皱眉:“怎么会……”不知道?

        难道,她被甩了?!

        “我就说他不是什么好东西!”

        郁笙默默抿了一口水,看着手腕上的青紫,心道确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