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空彼岸小说

首页 书架
字:
关灯 护眼
深空彼岸小说 > 穿成总裁文里的白月光替身 > 第六章傅时晏
穿成总裁文里的白月光替身
第六章傅时晏
        傍晚的秋风微凉,太阳已经落山了。

        一场盛大奢华的酒会才刚刚开始。

        里边热闹非凡、觥筹交错,每个到来的嘉宾都牵着男伴或女伴盛装出席,只有傅时晏孑然一身,还穿得不伦不类。

        然而没有人敢看低他,哪怕是一眼。

        因为,他的名字就代表了绝对的权势。

        京都有四大豪门家族,分别是霍、傅、时、晏。

        而他是傅家独孙,妈妈姓时,奶奶姓晏。

        一个跟三大豪门有密切关联的人,天生就足够瞩目。

        可老天似乎分外偏爱他,给了他绝顶的家世还不止,还给了他一张得天独厚的脸蛋。

        在场的单身女性都为他疯狂、尖叫,而他目不斜视地却端着酒杯坐到了昏暗的角落。

        不少人堆着笑脸过来对他阿谀奉承,却异常默契地站在离他一米之外的位置。

        “她怎么样了?”傅时晏举起酒杯凑到嘴边,酒红色的液体尽数顺着他苍白的薄唇流入咽喉。

        性感的喉结上下滑动,一整杯红酒就这么下了肚。

        “莫小姐已经出院了。”

        陆余淮把手覆在他的杯口上,提醒道:“你一天最多只能喝一杯酒。”

        傅时晏啧了一声,直接放弃那个脏了的酒杯,招来酒保重新拿了一杯更烈的红酒:“我赏脸来这,不就是为了能痛快喝酒吗?”

        “我警告你,别拦我,不然我就跟你急!”

        陆余淮:“……”

        为了转移傅时晏的注意力,他只好先扔出一个深水炸弹:“许导新作的女主已经内定了。”

        傅时晏是许柯的御用男主,许柯的很多优秀作品都有他的身影。

        一个会导一个会演,他们两个可谓是相辅相成,互相成就,因此每次合作都能包揽各大奖项,票房更是一骑绝尘。

        所以,许柯这次的新作男主也是他。

        傅时晏除了对莫欢的事情感兴趣外,也就对这事还上点心了。

        果然,傅时晏立马搁下了酒杯,神情专注:“哦?内定了,谁啊?”

        许柯的电影女主一般都是通过海选层层选拔出来的好苗子,这还是他第一次听到“内定”这个词呢。

        能被许柯直接内定,演技想必相当出彩吧。

        “郁珊。”陆余淮忍着笑道。

        “蔓姐,能帮我改个名吗?”

        莫欢走后,郁笙找到原主经纪人的电话拨了过去,第一句话就是希望对方能帮自己改名。

        最好还能在旁边备注一下,郁珊本人行为与郁笙无关!

        “可以啊,你想改成什么?”

        郁笙的经纪人叫张蔓,是个雷厉风行,专治矫情的女人。

        她以为郁珊跟霍晟宸闹矛盾了,又在耍脾气,所以语气有些敷衍。

        “郁笙,夜夜笙歌的笙。”

        张蔓的嘴角抽搐了一下,“为什么要改这个啊?原来的名字不好听吗?”

        “不好听。”郁笙撇了撇嘴,心想何止不好听,简直是非常难听,一听到这个名字她就替自己难过。

        “好吧。”见郁笙铁了心要改,她也就答应了。

        只不过……

        张蔓犹豫了一下,还是道:“就算年轻,也要注意身体,别纵欲过度......“

        母胎solo的郁笙:“……”

        脸唰的红透了,烫得她有些灵魂出窍,“我没那个意思……”

        她只是词汇量有限,实在想不出别的词了而已哇!

        听着手机里传来的忙音,她握紧小粉拳崩溃地锤着被子,“苍天啊!”

        “郁珊?你确定?”傅时晏紧咬着后槽牙,凉嗖嗖地问。

        陆余淮肯定地点头,然后默默挪到了座位的另一边。

        生怕被殃及池鱼。

        “你就是这样当经纪人的?”

        傅时晏猛的站了起来,满脸冷然:“我不在乎女主是谁,但绝对不能是她!”

        就她那个假哭都得靠掐大腿的演技,简直就是来搞笑的。

        更何况,那女人非常喜欢炒作,以她那个万物皆可炒的性格,绝对会把剧组弄的乌烟瘴气的。

        他非常重视许柯这部新作,绝对不能容忍她那样的人进来搞破坏!

        陆余淮为难地挠头:“可她是霍晟宸弄进去的,我也没办法啊。”

        “霍晟宸……呵,我就知道是他搞的鬼!”傅时晏一脚踹向桌子,身前的酒杯跌落在地,发出清脆的破裂声。

        酒红色的液体沾湿了他刚买的限量版球鞋。

        傅时晏气得青筋爆出,“你立马去给我联系许导,说这部戏有她没我!”

        陆余淮叹气,“你冷静点。”

        “许导估计比你还气呢,你又不是不了解他,他那种性格的,根本不可能接受带资进组,所以……”陆余淮起身,把傅时晏按回了座位上,“他肯定是有什么把柄在霍晟宸手里。”

        “如果你真的去跟他说,这部戏有她没你,那么,走的人很有可能会是你。”

        傅时晏气极反笑,直接拿起酒瓶灌了一大口。

        几滴酒液从他嘴角溢出,他邪佞地舔着沾湿的薄唇:“行啊,既然她非要来,那我就好好跟她玩玩。”

        看他不玩死那个做作的蠢女人!